靈異怪談

Oct. 7, 2017

 進士盧郁,是黃河以北的人,徙居到長安城。他曾經遊歷過燕趙之地,就客居在河南的內黃。

那次,郡守把他安置在府內館舍。這個館舍先前沒人居住。

盧郁來了之後,看見一位老婦,頭髮全白了,身體矮小且肥胖,披著白色的衣服。她對盧郁說:"我在這裡僑居很久了,所以來拜謁你。"

她很快就告辭而去。這天晚上,盧郁獨自居住在前廳,夜間潮寒,又颳風又下雪。

那個老婦又到了,對盧郁說:"貴客獨自在此,用什麼尋歡?"

讓他坐起來閒談。老婦說:"我姓石,家在華陰郡,後來隨呂御史來到這裡,將近四十年了。我家既窮又苦,幸虧貴客垂憐。"

於是,盧郁讓僕人拿來食物,而老婦卻看都不看。盧郁問她說:"你為什麼不吃呢?"

老婦說:"我很飢餓,但不吃粟谷,由於這個原因我才能長壽而且安樂。"

聞言,盧郁又好奇又高興,並認為她是個有道術的人。於是問道:"你既然不吃粟谷,那用什麼充飢呢?

難道總吃仙藥麼?"

老婦說:"我家住華陰,祖先喜好神仙之術,在華山的太華峰搭了間草棚子,我也曾隱居山中,跟道士練長生之法。

道士教我吞火,從此不食米粒,現在已經九十歲了,一次也沒有患過感冒。"

盧郁又問道:"我早年曾經遇到位高人,教我吸氣的功夫,自認它很玄妙。

後來奔走於名利場中,作為國家選拔人材之事,白天奔波夜晚而息。

想不到今晚有幸遇到了你,會說到我平生的喜好!可是,不知道吞火之術是不是神仙的要旨?"

老婦說:"你沒聽說嗎?

凡是高人,寒暑都不能侵犯他。因此,進火,火不能焚燒;入水,水不能淹。這樣,吞火之術對他們來講,固然是很合適的了。"

盧郁說:"想看看你吞火,可以嗎?"

老婦說:"有什麼不可以的呢?"於是,她用手抓起爐裡的火就吞了進去,火吞光了,她仍不動聲色。盧郁又驚又奇,於是起身束緊衣帶又向她拜了幾拜,謝道:"粗俗之人,不知道神仙的事情。

今晚遇到仙姑,用吞火之奇術,使我看到了平生未聞之事。"老婦說:"這是小法術,有什麼值得稱道呢?"

說完,便告辭而去,於是盧郁下台階相送。已經分手,盧郁就回到臥室睡下。

半夜,有僕人來告訴他:西廂房起火了!盧郁驚恐地跑出去觀看,那西廂房已經焚燒起來。

於是鄰里的人都來了,競相用水澆火,天亮時才把火撲滅。等到勘查火災現場時,在西廂房的門坎下,找到一個石火通,其中還有許多火。

先是有枯草堆在它的上面,蔓延起來以至燃燒。

這時,盧郁才明白:那位老婦就是這個火通。

果然如她所說的,姓石,住在華山中呵。盧鬱於是就詢問起呂御史來。

郡中有個老官吏,對他講:"呂御史是魏國的從事官,居住在這個房子裡,到現在已四十年了。"

這跟老婦講的完全一樣。

又聽說,青州的平陵城北的石虎,一夜之間,自己移動到城東南善石溝上,有狼狐等一千多個腳印跟隨著它,腳印過處便成了一條路。

 

Oct. 7, 2017

 漢武帝時,湖南玉笥山的老百姓,有感於山神奇靈,有時要消除旱災蟲害,祈禱它沒有不靈驗的。

於是大家互相商量說:“應該建一座寺觀,以表彰它的靈跡”。

在建造大殿時,缺一條中梁,百姓們要選擇最好的木材,尋找幾十天而未能獲得。

忽然有一夜,風吼雷鳴,到天亮才晴。這時,天空降下一條白玉梁,正合尺寸,嚴密地安放在殿上面,光彩奪目,因此號為玉梁觀。

魏武帝當政時,他派人取之。

那些人剛到山門,距寺觀還有好幾裡,大晌午天竟然雷電大震,使殿脊開裂,那玉梁化作一條白龍,騰雲駕霧而去,隱沒在寺觀的東山下。

晉代永嘉年間,有個戴氏,不知道是誰的兒子,經常喜歡到岩谷中遊玩。一次,他偶然來到鬱木山下,看見兩塊青石在岩下支撐著那條白玉梁。

戴氏俯身上前看去,用手一摸,見上面有五行紅字,都是天文雲篆。他試著用斧敲敲,那玉梁發出的聲音如鐘,如雷,並迅速展起鱗甲。戴氏十分驚異,奔走告人。

待再去尋找,卻不知去向。唐代大歷初年,無瑤有個姓黃的,因為打獵也看見過,後來又有不少人見過它,但都隱瞞不說。

自從玉梁飛走之後,那個地方再也不能居住了,因為毒蛇猛獸常在那裡出沒,逼得你不得不走。
 

Oct. 7, 2017

 鱉靈在楚地死了,屍體竟溯著長江逆流而上,到岷山腳下,忽然又活了。

於是他去拜見傳說中的望帝杜宇,杜宇封他為宰相。

當時,巫山甕江蜀民大多數人家遭受洪水災害,鱉靈就開鑿巫山,通開瞿塘,巫,西陵三個峽口,蜀江兩岸露出了陸地。

以後封鱉靈為刺史,號為西州皇帝。

因為功勞高,杜宇把帝位禪讓給他,號稱開明氏。


 

Oct. 7, 2017

 京口城有位徐郎,家中十分貧困,一次到江邊撿大水沖下來的柴禾,忽然看見上游出現幾隻大船,順著江面漂來,徑直調轉船頭進了入浦口。

船行到徐郎對面停下來,派人來到他身邊說:“天女今天想做你的妻子。”

徐郎嚇得躲到牆角,隱藏起來不再露面。

母親,兄長,妹妹又是勸說又是鼓勵,徐郎才勉強走出來。

未等上船,先有人奉命在別的屋裡為他沐浴。

沐浴的芬香無比,非人世間所有。然後,又送給他一套深紅色的綢緞衣服。

徐郎唯唯喏喏,恐懼不已,在床頭整整跪了一夜,晚上沒有行夫妻之禮。

第二天,天女憤怒地把他趕了出來。他把那套衣物還給天女,便匆匆告退。

一家老小對他又是責罵又是埋怨,都感到十分惋惜。

這種折磨,使徐郎為之懊喪,哀嘆,不久便死了。

 

Oct. 7, 2017

 會稽郡餘饒縣有個叫錢佑的人,半夜到房後解便,被一隻老虎叼走了。

想不到,十八天之後,他又自己回到了家中。

他說:“老虎把我叼走後,來到一座官府,只看見有個人憑案幾而坐,儀表堂堂,高大偉岸,僅侍從就有四十人。

他對我說:“我想讓你懂得算命之法。”

於是,留我住了十五天,天天夜以繼日向我傳授算命之要領。我把這算命之法學成之後,那人派人將我送出大門,我才得以還家“。

從此,他對占卜算命那一套十分精通,沒有不靈驗的。

他又活了好多年才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