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異怪談

May. 21, 2017

 唐昭宗天復甲子那年,江西豫章城中臨街住的人們夜裡常聽到街上有幾十個人說話的聲音,一面說著一面向街裡走去,如果開門往街上看,卻一個人也看不見。這樣過了好幾夜,居民都很驚恐,夜裡都不敢睡覺。過了不久,就聽說皇帝下詔殺盡太監。豫章城中就有五十多太監被殺。當把這些太監綁赴刑場時,只聽到他們大聲喧嘩吵鬧,就像以前每晚聽到的聲音那樣。

 

May. 21, 2017

 江蘇沛縣有個當兵的名叫陳璠,和過去的徐州節度使時浦在軍中結交為好友。後來支辟啟用時浦,時浦也就不斷提拔陳璠。黃巢造反時,支辟挑選了五千精兵讓時浦率領西去迎戰,陳璠被任命為時浦的副將。時浦從許昌直奔洛邑後,陳璠卻帶著一千人在平陰縣造反。時浦聽說後,就假傳支辟的軍令帶著隊伍追趕陳璠,與陳璠的隊伍會合在一起,在平陰、圃田一帶殺戮搶掠,然後直逼沛縣。支辟怕陳璠、時浦搞兵變,在城郊犒賞他們的部隊,趁機解除了他們的武裝,並用重金收買他們。陳璠、時浦讓他們的親信去勸告支辟說:"軍心不穩,民心所向,希望你交出統帥大印以滿足眾望。"支辟沒有辦法,只好帶著家人離開軍營住進了大彭的館舍。時浦自稱為留後官,接過了兵權。這時陳璠對時浦說,"支辟對沛縣老百姓有恩,如果不殺掉他,會給我們留下後患。"時浦不同意殺支辟,陳璠一再請求,和時浦爭論了十幾次,時浦生氣的說,"你自己看著辦吧!"陳璠就假傳時浦的軍令對支辟說,"請你作為軍使到京城去一趟。"支辟信以為真,第二天就出發了。陳璠在七里亭埋伏了人馬,支辟來到後,不分老少都被陳璠殺掉,沛縣人聽說後都悲痛得哭了。後來時浦接受了朝廷的任命,就上表請求將陳璠任命為宿州太守。陳璠在宿州期間,仍然慘酷暴虐,濫施刑罰,橫徵暴斂,百姓們怨聲載道,五年的工夫陳璠貪贓受賄的財物堆積為山。時浦十分痛恨陳璠,就派都將張友取代陳璠。陳璠大怒,拒不接受時浦的命令。張友到宿州後,先住在另外的地方,等待陳璠先出動。果然,陳璠帶著手下五百人圍困張友,黎明時分,張友親自帶一百多精兵衝出了包圍。陳璠被張友擊潰後,帶著十幾個人馬逃出去幾十里地,這時隨從們都各自逃亡,陳璠只好扔掉戰馬換了便衣在鄉間討飯。鄉下人中有人認出了陳璠,把他扭送給張友,張友又押著他去見時浦,時浦下令,讓把陳璠帶到郡裡斬首。陳璠本是一名凶悍愚昧的武夫,沒讀過書,臨斬前忽然要了一支筆寫下一首詩:"積玉堆金官又崇,福來倏忽變成空。五年榮貴今何在?不異南柯一夢中!"當時的人都認為這首詩是鬼替他作的。
 

May. 21, 2017

 唐僖宗光啟年間,僖宗巡幸陝西梁州。秋天九月時,皇甫枚奉調去僖宗的行宮,和他的好友裴宜城一同上路。十月時人們從河南相州到了山東高平縣,走到縣西南四十里,翻過山又越過玉溪。這天路上的行人很少,大白天煙霧籠罩了天空,日色無光風刮得很猛,他們在岔道口上迷了路。他們登上一道高坡後,看見坡下有幾間草房,草房外圍稀疏的籬笆,還能聽到有喧嘩的人聲,就站在坡上仔細看。不一會兒,有個村婦從西屋出來往北走,穿著黃色的舊衣服和一雙破鞋,蓬頭散髮的樣子。皇甫枚連喊了幾聲,那婦女也不理,低著頭又回屋去了。皇甫枚和裴生就順山坡而下來到草屋前,卻見柴門上長滿了籐蘿,院子裡是一片野草荊棘,根本沒有人影,好像已經一兩年沒有住人了。皇甫枚和裴生驚訝地在院外站了半天,又回到高坡上遠望,看見大道上有行人,就用鞭子催著驢追上去,原來是往端氏縣送信的郵差,於是就結伙一塊走。當天夜晚,他們就在端氏縣住下了。

 

May. 21, 2017

 蔣子文是廣陵人,貪酒好色,輕薄放縱,自稱身上有青骨,死後能夠成神。漢代末年他當上了秣陵縣尉。一天,他率人追捕盜賊來到鍾山腳下,被賊將額頭擊傷之後,解下自己的綬帶緊急包紮,有頃,他便死了。到孫權稱帝不久,蔣子文原來手下的小吏在大道上見到了他。只見他騎著白馬,拿著白羽扇,身後還跟著不少侍從,就像生前一樣。那小吏嚇得拔腿就跑。蔣子文追上前去,對他說:"我應當做這裡的土地神,以福祐百姓。你可以向他們宣告此事,並讓他們為我立廟;不然,將有大災禍"。這年夏天,瘟疫猖獗,老百姓們嚇得奔走相告,不少人私自立廟禱告。蔣子文又發佈祝禱說:"我將要竭誠開導並祐護孫權,他應當為我立廟;不然,我便讓小蟲子鑽進人的耳朵裡,讓他們遭殃。"當即,就有像鹿虻一樣的小蟲從遠處飛來,鑽進誰的耳朵誰就死,請醫生也治不了。老百姓更加恐懼。孫權不相信,蔣子文又發佈祝禱說:"如果再不祭祀我,我將使這裡鬧大火災。"這年,火災頻發,一天就有幾十處報警。大火眼看就要燒到皇宮了,孫權有些擔心,與手下商議對策。大家認為如果讓鬼有個歸宿,他就不會再這樣肆虐胡為,所以最好應該安撫他一下。於是,孫權便派人封蔣子文為中都侯,封他的二弟蔣子緒為長水校尉,全加印綬。接著,就建起一座廟堂,改稱鍾山為"蔣山",現在建康東北的那座山便是。從此,災患自然就平息下去,老百姓們熱熱鬧鬧地祭祀了一番。陳郡有個叫謝玉的人,任琅幙縣內史,住在京城裡。那年他的家鄉虎患暴起,傷害了許多人。有一個人,用小船載著個少婦,並把大刀插在船頭,傍晚來在此間,巡察官兵的頭領說:"這地方近來有許多野獸,你帶著個年輕女子,就這樣輕率而行,太危險了,先到我們的駐地住一夜吧。"相互詢問了一番,那頭領率部下先行。可那少婦剛一上岸,便被老虎叼走了,她的丈夫拔出刀來大喊大叫,想去追趕,可是哪裡還有老虎的影子呢?沒辦法,他只好先進蔣山廟祭祀一番,向蔣子文請求救助。返回時,他剛走出十里地,忽然恍恍惚惚看見一個黑衣人在前面領路,他便隨後而行。當走出二十里地的時候,看見一棵大樹,樹下有個洞穴。洞穴裡的虎崽子聽見響動,還以為是母親回來了,全鑽了出來。那人將它們一一殺死,便挾刀隱藏於樹後。良久,母虎才叼著那位少婦回來。它將少婦放到地上,倒退著往洞穴裡鑽,那人舉刀上前,將母虎攔腰砍斷,當即便死了,那少婦終於虎口脫生。天快亮的時候,她才能夠講話,對丈夫說:"老虎剛把我叼走的時候,就把我背在它的身上,到這裡之後才把我放下來,身體各部都完好如初,只是被草木刮出點小傷。"丈夫扶她回到船上。第二天,那人夢見有個人對他說:"蔣侯派人幫助了你,你知道嗎?"夫妻二人回到家中,殺了一口豬到蔣子文廟上祭祀。會稽郡鄮縣東郊,有一個女子姓吳,字望子,剛滿十六歲,姿容美貌可愛。她住的鄉間裡有個巫師,要望子到他家去一趟。沿著池塘邊走到半路上,她忽然看見一個貴人,非常端莊,儀表堂堂。這貴人乘著船,手下十餘人,穿戴整齊。他讓人問望子想幹什麼,望子如實相告。貴人說:"我今天正想往那裡去,咱們一塊坐船走吧。"望子不敢推辭。剛上岸,貴人便不見了蹤影。她心中詫異。急忙到蔣侯廟拜神。這時,她看見剛才乘船的那位貴人,伊然端坐,原來竟是蔣子文的神像呵。蔣子文問望子為什麼來遲了,便把兩個橘子扔進望子懷中。他望著楚楚動人的望子,遂生喜愛之情,心有所欲,就從神座上走了下來。一次望子想吃魚,一對鮮活的大鯉魚就隨心而至,從空中掉在面前。望子的這段風流韻事,傳播到十里八村,弄得婦幼皆知。見此廟頗有靈驗,全縣都來祭祀。一共過了三年,後來望子忽然生了外心,蔣子文便和她斷了往來。晉武帝咸寧年間,太常卿韓伯的兒子,會稽郡內史王蘊的兒子,光祿大夫劉耽的兒子,三人同游蔣山神廟。廟中有好幾個婦人的神像,非常端莊秀美。見狀,他們被迷醉了,各指其中一個調戲起來,說要與之成婚配等等。當天晚上,三人同時作了這樣一個夢--蔣子文派人傳話說:"我的這幾個女兒都很醜陋,而你們卻不怕辱沒自己的身份,光顧垂愛。好吧,你們即刻定個日子,我將她們給各位送上門去。"三人都覺得此夢十分怪異反常,相互一探問,果然都做了這樣的夢,而且完全相同。於是,他們十分恐懼,備下牛羊豬三牲,到廟上謝罪乞求原諒。當天晚上,他們又都夢見蔣子文親自來對自己說:"你們既然已經對她們產生了眷念之情,實際上就是想與她們匹配。如今,限定的日期已到,怎麼容許中途反悔呢?"過了不長時間,這三個人都死了。有個叫劉赤父的人,夢見自己被蔣子文封為主簿。上任的日子日趨迫近,他便到廟上請罪並陳述說,家中母老子弱,生活負擔十分沉重,乞求寬恕並放過自己。會稽郡的魏過,多才多藝。善於祭祀神靈。劉赤父便舉薦魏過代替自己做主簿,態度十分懇切,把頭都磕出血來了。廟裡管香火的人說:"你特為此事受委屈,魏過到底是個什麼人,值得你這樣做呢?"劉赤父再三請求,終於沒有被批准。很快,劉赤父就死了。孫恩作亂時,吳興兵荒馬亂,一個男子匆忙中忽然闖入廟裡。剛一進門,那神像就彎弓向他射了一箭,他當場就死了,路上的行人和守廟的役差全看見了。中書郎王長豫,他的父親是丞相王導,對他自然十分疼愛。王長豫患病轉重,王導十分憂愁。一天,他進屋探望,只見兒子坐在北床上,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。忽然,進來一個人,又高又棒,身穿鎧甲手持刀。王導問他是什麼人,回答說:"我是蔣子文呵。你的兒子病危,我想請求為他保全生命,所以就來了。你不要再擔心了!"王導欣喜動容。兒子王長豫馬上要吃飯,一會兒就吃下了半斗米的飯。相府內外全不知道怎麼回事,他已經吃飽了。然而,他旋即又恢復了原狀,神情慘然。蔣子文對王導說:"中書郎的命已經到了盡頭,沒有辦法可救了!"他說完就不見了。

 

May. 21, 2017

 世上有位紫姑神。自古以來,人們都傳說她本是人家的小妾,遭到了正妻的嫉恨,總是讓她幹那些最髒的活。正月十五日這天,她由於過份激憤犯心病而死。所以,人們都在這一天作出她的摹擬像,然後等到夜裡拿著它到廁所或豬圈邊迎候,並且還要祝禱說:"子胥不在,曹姑亦歸去,小姑可出戲。"子胥是她丈夫的名字,曹姑是正妻的名字。提著摹擬像的人感到忽然有些沉重,便是神來了。於是,大家忙著祭設酒肉瓜果,同時也覺得那摹擬像熠熠生輝,真像要活了一般,當即便手舞足蹈。接著,開始占卜各種事情,如當年的桑情如何,蠶繭是否豐收等等。然後,把犧牲掛到前面,用射釣占卜。如果射中了,大家就狂舞起來;如果沒有射中,人們便回家睡覺。平昌縣孟氏總是不相信,躬腰上前試著用手去捉,結果跳穿了屋牆,她本人也不見了蹤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