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異怪談

May. 12, 2019

   張老漢,河南人,祖籍山東。明末山東大亂,張妻為清兵擄掠,生死未知。張老漢客居河南,又娶一妻,生子張訥,沒過多久,妻子死去,續娶牛氏為妻,生子張誠。

牛氏性格凶悍,很不喜歡張訥,待之如牲畜,給他吃殘羹冷飯,讓他穿破衣爛鞋,晚上睡覺也只給一張草蓆。

牛氏每天責令張訥上山砍柴,以一擔木柴為限,少砍一根則拳腳相加,籐條鞭打,百般虐待,慘不忍睹。暗中卻以錦衣玉食餵養親生兒子張誠,又讓他進入師塾讀書。

過了幾年,張誠年紀長大,性格善良孝順,常勸說母親不要為難兄長,牛氏不聽。一日張訥上山砍柴,忽然間風雨大作,只得躲在巨石下避雨,等到雨停日出,張訥腹中飢餓,也沒力氣砍柴,悵然回家。牛氏見他沒完成任務,大怒不止,不給飯吃。張訥飢火燒心,餓得躺在木板上睡覺。

張誠從師塾回來,見兄長神情委頓,問道:「生病了嗎?」張訥歎氣道:「沒病,就是太餓。」張誠詢問原因,張訥如實相告。

張誠聞言,悶悶不樂,過了一會拿了幾個燒餅回屋,張訥問道:「哪來的燒餅?」張誠道:「我從家裡偷了點麵粉,請鄰居阿姨幫忙烙的,你快吃吧。」

張訥點了點頭,三兩口吃完燒餅,囑咐道:「以後不能再這樣了,要是給母親知道,會責罰你的。況且一天只吃一頓飯,也餓不死人。」張誠道:「兄長身體羸弱,哪有力氣砍柴?母親實在是太過分了。」

次日飯後,張誠偷偷上山,來到兄長砍柴之地,張訥驚問道:「你怎麼來了?」張誠道:「來幫你砍柴。」張訥問「誰叫你來的?」張誠道:「我自己的主意。」張訥搖頭道:「別說你根本不懂砍柴,就算會砍,我也不能讓你幹這種粗活。快回去吧」

張誠不聽,手腳並用,將樹枝一根根折斷,口中說道:「樹枝好硬,明天一定要記得帶把斧頭。」張訥走近觀看,只見弟弟手掌磨破,鞋底磨穿,又是心痛又是憐惜,怒道:「快回家!你再不走,我就用斧頭自殺。」張誠無奈,只得折返。張訥一直送到半途,傍晚回家跟先生說「我弟弟年幼,請先生代為看管,不要讓他四處亂跑,山中虎狼很多。」

先生說「張誠中午私自外出,我已經責打了他。」

張訥回去跟弟弟說:「不聽兄長言,挨打了吧。」張誠笑著搖頭「沒有這回事。」

第二天張誠又拿著斧頭上山,張訥怒道:「我不是叫你不要來了嗎?怎麼不聽話。」張誠微笑不語,只是拿著斧頭一下一下劈砍樹枝,累得汗流浹背也不休息,等到劈完一捆柴,便默默回去。

老先生責問:「怎麼又溜出去鬼混了?」

張誠實言相告「學生沒有鬼混,只是去山中幫哥哥砍柴。」

老先生聞言,臉色頓時和藹,笑道:「好孩子,真懂事。」從此不再禁止張誠上山。

這一天張誠兄弟與幾名樵夫一道在山中砍柴,忽然間跑來一隻猛虎,一口咬住張誠,飄然遁去。張訥不顧危險,隨後追趕,一斧子砍中老虎腿胯,老虎負痛狂奔,頃刻間逃得無影無蹤。

弟弟生死未卜,張訥急得嚎啕大哭,眾樵夫百般勸慰,張訥哭道:「我弟弟雖是後母所生,但為我而死,我怎能獨活?」說著以鐵斧自殘脖頸,入肉寸許,血流如注,昏死過去。

眾樵夫大駭,慌慌張張撕下衣布包裹傷口,抱著張訥回家求救,牛氏怒罵:「張訥,你害死我兒,在脖子上砍一刀就想推脫責任嗎?」

張訥呻吟醒轉,說道:「母親不要煩惱,弟弟若死,我一命賠一命,絕不貪生。」眾樵夫一旁勸解,牛氏怒氣稍歇。幾名大漢合力,將張訥扶到床上休養,張訥創口疼痛不能入眠,又掛念弟弟安危,惟有晝夜哭泣。

張老漢擔心兒子傷情,偷偷拿了一些稀粥給張訥食用,被牛氏發現,大聲責罵,張訥不願父親為難,拒絕吃喝,三天後便即死去。

村裡有走方巫師,四處遊蕩,張訥鬼魂飄蕩,路遇巫師,問道:「大師,見過我弟弟嗎?」巫師搖了搖頭,說道:「跟我走吧。」

兩人來到一處都城,只見一皂衫人自城內走出,巫師上前詢問「鬼仙,見過張誠嗎?」

皂衫人拿出一張度牒翻閱,說道:「男女百餘條鬼魂,內中沒有張誠。」

巫師問「會不會在別的文牒上?」

皂衫人道:「此路歸我管,不會弄錯的。」

張訥不信,強拉著巫師進城搜尋,只見城中新鬼舊鬼雲集,往來行走,也有認識的,上前盤問弟弟行蹤,都回答說不知情。

忽然間眾鬼魂齊聲大叫「菩薩來了。」

只見空中飄來一座五彩蓮台,毫光綻放,上面坐著觀音大士,儀容端莊。

巫師小聲跟張訥說:「公子福分不淺,菩薩幾十年才來一次陰司,降福去災,拔除苦惱,正好讓你趕上了。」說話間拉著張訥跪倒在地,眾鬼魂亦紛紛跪倒,頂禮膜拜,合掌齊誦慈悲救苦之聲,轟轟隆隆,響徹四野。

菩薩以楊柳枝遍灑甘露,細如塵絲,俄爾光芒散去,菩薩已然消失。

張訥只覺脖頸中清涼舒適,用手一摸,刀傷痊癒,不再疼痛。巫師將他送回老家,一人一鬼作別。

張訥已死去兩日,忽然間甦醒睜眼,敘說經過,口中堅稱「弟弟還活著。」牛氏不信,罵道:「事到如今,你還想編造謠言?」

張訥不敢與母親爭辯,跪倒在地,與父親作別,說道:「孩兒勢將踏遍神州,縱使穿雲入海,也要找到弟弟蹤跡。一日不見弟弟,一日不回家鄉。請父母多多保重,就當沒有我這個兒子好了。」語畢,大踏步出門而去。

張訥外出尋弟,穿州過府,很快就盤纏用盡,只得一路乞討,一年之後,輾轉來到金陵,到了此刻,他容貌憔悴,渾身破爛不堪。

這一日上街探訪張誠消息,忽然間馬蹄聲響,迎面馳來十餘匹鐵騎。其中一匹白馬,上面坐著一位長官,年約四十,相貌威武;又有一匹小黃馬,上面坐著一位少年,眼光流動,頻頻注視自己。

張訥心想「這肯定是富家公子,我還是不要招惹。」低頭一動不動。

那少年騎馬來到面前,躍下地面,又驚又喜,口中叫道:「哥哥,你不認得我了嗎?」

張訥抬頭凝視,眼前少年竟然就是張誠,大喜若狂,緊緊拽著弟弟手掌,失聲痛哭。張誠亦是傷感落淚,問道:「大哥,你怎麼落魄成這般模樣?」張訥笑道:「這一年多來,我踏遍三山五嶽,四處尋找弟弟,老天開眼,今日你我兄弟重逢,實在是太好了。」

張誠走到那長官面前,低聲說了幾句話,那長官點點頭,命手下騰出一匹空馬給張訥騎乘,一行人快馬疾馳,來到一處官邸。

那長官請張訥在大廳坐下,僕人送上茶水,張訥喝了一口,迫不及待問起弟弟逃生經過。

張誠一一說了。

原來那天他被老虎叼走,不知什麼時候給扔在路邊,在草叢中昏睡了一夜,恰好張別駕從此經過,救了自己一命。兩人言語交談,張誠得知自己所處之地距離家鄉甚遠,急得直跺腳。張別駕說道:「寒舍就在不遠,小兄弟如果不嫌棄,跟我一起回去,先養好傷勢再說。」張誠點點頭,無奈下跟隨別駕來到金陵,休息了幾天,傷勢痊癒。張別駕自己沒有子嗣,又好心收養張誠為義子,剛才父子二人路過街道,不想卻與哥哥相逢,實在是意外之喜。

張訥耐心聽完故事,忽然間拜倒在地,口中不住向張別駕致謝,兩人客套了幾句,張別駕吩咐下人擺上酒席,張誠則進屋拿了許多新衣服給哥哥換上,三人坐在一起喝酒。

張別駕問道:「貴家族在河南有多少人口?」張訥道:「沒有。我父親是山東人,流落來到河南。」張別駕道:「我也是山東人,公子老家在何處?」

張訥道:「聽父親提起,似乎在東昌府。」

張別駕驚叫道:「那是我同鄉。為什麼流落河南?」

張訥道:「明末清兵入境,搶走前母,父親遭受兵禍,傾家蕩產,逃難來到河南,做些小生意謀生,後來娶了家母為妻,便在河南定居。」

張別駕問道:「祖上叫什麼名字?」

張訥道:「我爺爺叫張炳之。」

張別駕聞言,嗔目結舌,低頭默默沉思,忽然間匆匆離去,走入內室。

沒過多久,太夫人出來見客,問張訥:「孩子,你真的是張炳之孫兒?」張訥點頭道:「不錯。」

太夫人失聲大哭,指著張訥對別駕說「他是你弟弟啊。」張訥搔搔腦袋,問道:「太夫人言語玄奧,我不太明白。」

老太太道:「孩子,我就是你那位被擄走的前母。我跟你父親生活了三年,被清兵抓去,那時我已經懷有生孕,嫁給黑固山為妻,半年後生下你哥哥。又過了半年,黑固山死去,你哥哥繼承爵位,官至別駕,如今已經解任。你哥哥經常思念生父,派人去山東尋過數次,都沒結果,誰能想到他已經遷往河南?」

又對張別駕說:「你自作主張,認弟弟為子,真是荒唐,當心折福。」

張別駕道:「我問過張誠來歷,但他沒說自己是山東人,想必是年紀小不記得。」

一家團聚,三兄弟序過年齡,別駕四十一歲,是為大哥,張訥二十一歲,是為二哥,張誠十六歲,那是三弟。

張別駕突然間多了兩名弟弟,喜不自禁,坐臥同席,朝夕不離。私下裡跟母親商量回歸故里,太夫人擔心前夫不能相容。張別駕道:「能相容就在一起過,不能相容就分開過,但父子相認天經地義,天下間哪有沒有父親的兒子?」

於是賣掉宅院,收拾行囊,母子啟程返鄉,數日間來到河南,張訥兄弟先去給父親報信。

老父親自張訥離去,不久牛氏病死,獨自一人孤孤單單生活,形影相吊。忽然間見到張訥,高興得恍恍惚惚,又見到張誠,更是喜極而泣,淚水潸潸而下。

張訥稟明父親:大哥母子二人也回來了。

張老漢聞言,愕然呆立,一日間數聞喜訊,真有些不知所措。過一會,太夫人與別駕來到,隨行丫鬟僕從多不勝數,裡外站滿。

張誠不見母親行蹤,忙開口詢問,得知牛氏已死,悲痛欲絕,哭昏過去,良久方醒。

往後的日子,張別駕出資建造樓閣,一面請先生傳授兩名弟弟學問,一面經營家業,過得數年,人丁興旺,牛馬滿屋,儼然成了巨富之家。

 

Title :張誠
Author :

鱷魚系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

May. 12, 2019

   青州道陳公寶,福建人,夜晚獨坐,有女子挑簾而入,身著長袖宮裝,容貌艷艷,並不相識。

那女子笑道:「?深夜獨居,不公子嗎寂寞」

陳公寶驚問:「姑娘是誰?」

女子道:「。賤妾家鄉距此不遠,就在西郊」陳宮寶疑心她是鬼魂,可是見女子氣質優雅,卻也並不害怕,拉著她手坐下,兩人談論詩詞,那女子才氣不俗,出口成章,陳公寶心中大悅,一把將女子摟入懷中,急急忙忙脫她衣服。

女子也不抗拒,笑問「屋裡還有旁人嗎? 」說著目光向大門瞧了一眼。

陳公寶會意,趕緊跑過去關上門窗,說道:「沒別人了」兩人上床歡好,那女子神情羞澀,說道:「賤妾今年二十,還是處子,請公子溫柔些。“

**過後,床單落紅,兩人枕邊私語,那女子自稱「林四娘」。

陳公寶問「娘子來歷能否賜告?」

林四娘道:「我一世貞潔,被公子輕薄殆盡,果有心愛我,以後長相廝守便是,何必問來問去?」說話間窗外雞鳴,那女子起身告辭。

自此以後,林四娘夜夜必至,兩人關門對飲,偶爾間談論音律,四娘多才多藝,琴曲盡皆精通陳公寶請她唱曲,四娘道:「。小時候學過,許久不曾習練,只怕都生疏了,彈得不好,公子不要見笑」取過一張七弦琴,一面彈奏,一面舒展歌喉,唱的是「伊」,「涼」之調,歌聲哀婉一曲唱完,潸潸淚下。

陳公寶聽完曲子,觸動心弦,亦覺酸楚,安慰道:「娘子以後不要再唱亡國之音,聽起來平添傷感」。

四娘道:「樂由心生,喜樂不能使哀者快樂,哀樂亦不能使樂者悲傷」陳叔寶點了點頭,不再言語。兩人關係親密,久而久之,家人有所察覺,陳母見四娘秀麗無儔,懷疑她不是人間女子,非鬼必妖。私下里勸說兒子不要與她來往,陳公寶不聽。

這一晚兩人燈下交談,陳公寶問道:「四娘,有人跟我說你是鬼妖,這是真的嗎?」

四娘淒然道:「事已至此,我不能再隱瞞賤妾。本是衡王府宮女,十七歲那年遭難而死。感君高義,是以託付終身,實實在在不敢有半分惡念頭,更加不會禍害公子。如果公子對我不放心,那麼賤妾這就離去」。

陳公寶發誓道:「我對姑娘不敢有半分嫌棄,只是你我關係非比尋常,所以特地問清楚姑娘來歷,卻也是一番關心善意」又細細詢問宮中舊事,女子娓娓道來,言辭生動說到傷心處,哽咽不能言語。

四娘夜晚不大愛睡覺,喜歡靜坐誦讀諸般佛書陳公寶問道:「鬼魂也能念經懺悔嗎?」四娘道: 「能。賤妾終身淪落,每日裡虔誠念經,便是希望來世能投戶好人家。」

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,兩人品評詩詞,其樂融融。每逢詩詞中夾帶瑕疵,四娘一一指出 碰到好的佳作則曼聲吟誦她歌喉婉轉風流,聽在耳中十分受用,令人不知不覺忘記疲倦。

陳公寶有時會問「娘子能做詩嗎?」

四娘道:「以前偶爾為之」。

陳公寶笑道:「做一首給我瞧瞧」。

四娘委婉推辭:「兒女之語,為不足道外人」

兩人一起生活三年,這一晚四娘前來告別,神色慘然,說道:「。冥王因為賤妾生前無罪,死後不忘念經,特地准許我投生王侯之家,別在今宵,再見無期」言畢,然愴淚下

陳公寶擺上酒席替四娘踐行,兩人痛飲美酒,四娘藉著酒性,慷慨而歌,歌聲哀曼,一字百轉,唱到動情處,哽咽啜泣,歌曲數停數起。

一曲唱罷,四娘起身站立,逡巡欲別陳公寶竭力挽留,四娘無奈,又坐了片刻,耳聽得窗外雄雞報曉,說道:。「不能再逗留了公子以往老是怪我不肯獻醜,今將長別,寫上一首詩詞送給公子,留個紀念吧」提筆思索,刷刷刷寫下數行字體,說道:。「心悲意亂,字句來不及推敲寫得不好,公子見諒」掩袖而出。

陳公寶送至門外,四娘飄忽遁去,湮然而沒。

陳公寶悵然若失,拿起詩詞觀閱,只見字跡娟秀,珍而重之藏入懷中,詩曰:。「靜鎖深宮十七年,誰將故國問青天閒看殿字封喬木,泣望君王化杜鵑海國波濤斜夕照,漢家簫鼓靜烽煙紅顏力弱難為厲,惠質心悲只問禪。日誦菩提千百句,閒看貝葉兩三篇。高唱梨園歌代哭,請君獨聽亦潸然。」

 

書名:林四娘
作者: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

May. 12, 2019

   韓生,世家公子,為人好客,同村徐某與其交好,經常上門蹭酒。這一天兩人宴飲,一名道士手托缽盂,前來乞討。家人給錢給米,道士都不要,但也不離去,家人大怒,不再睬他,那道士在屋外乒乒乓乓弄出聲響,傳入韓生耳中。

韓生詢問家人緣由,家人實情相告,還沒說得幾句話,那道士不請自入。韓生心知有異,招呼道士坐下,那道士拱手做了個四方揖,老實不客氣拿過一張椅子坐了。韓生問他來歷,道士說「我住在東村破廟中」韓生訝然道:「道長何日搬到東寺居住的在下竟然不知,以致沒盡到地主之誼,還請包涵」?

道士道:「貧道遊走四方,聽說居士揮霍,特來討一杯酒喝。」韓生微微一笑,親自為他斟了一大杯酒,道士一飲而盡,酒量甚豪。

徐某見道士衣衫襤褸,心裡很不高興,言行舉止間冷冷淡淡,缺少禮數;韓生也只是將 士當做江湖豪客對待。喝了二十多杯酒,道士告辭離去。

自此以後,每逢兩人宴飲,道士必至,遇食則食,遇飲則飲,日子一久,韓生也有些厭煩,心裡面尋思「這道士也太實在了吧,天天跑來蹭吃蹭喝,次數未免太頻繁了些。」

某一次席間對飲,徐某半開玩笑半帶嘲諷,說道:「道長天天為客,什麼時候也做一回主人」?

道士笑道:「貧道與居士一樣,都是肩膀上長著一張嘴」徐某聞言,面紅過耳,羞慚不能對答。

道士喝了一杯酒,說道:「。雖然如此,但徐居士言語未嘗沒有道理貧道明日在家中備下酒水,兩位如果不嫌棄,便請過來一敘」語畢,又喝了一杯酒,囑咐道:「。酒席定在明日正午,過期不候」哈哈一笑,顧自去了

次日韓生與徐某相邀同往東廟,行至寺前,道士已在門外等候,有說有笑,領著兩人進屋。踏進寺院,只見廟 嶄新,閣樓連綿,兩人大奇,問道:「久不至此,新廟何時建成?」

道士道:「。剛剛竣工」

兩人來到大殿,只見殿內陳設華麗,遠勝王侯之家,頓時肅然起敬。兩人在椅子上坐定,七八名十五六歲的少年身著錦衣繡鞋,穿梭往來,陸陸續續送上許多美食佳釀,美酒芬芳,菜餚精緻,無一不是上上珍品。

飯畢,又有婢女送上甜點,四時水果齊備,櫻桃,楊梅,西瓜片,菱角荔枝,各類水果多不勝數,全部用水晶盤,玉碗玉牒裝盛玻璃盞中斟滿葡萄酒,鮮紅如血,聞之欲醉。

道士舉起酒杯,淺淺啜了一口,說道:「石家姐妹呢,怎麼不出來見客?」過不大會,兩名美人款款而出,年紀大的二十來歲,身材似弱柳細長,年紀小的十五六歲,窈窕嫵媚,二女俱是絕色。

道士命令道:「。唱首曲子助助興」。兩名女子含笑答允,一個拍板而歌,一個吹起洞簫相和聲音清細,絕倫美妙

一曲唱完,道士指了指面前空酒杯,說道:「酒喝沒了,還不 客人斟滿」二女嬌聲領命,輕舒皓腕,依次在玻璃盞中注入美酒?

道士又道:「美人好久沒跳過舞,跳一首來瞧瞧」手一拍,幾名童子在地上鋪滿紅地毯,二女腰肢扭擺,雙雙對舞,長衣亂拂,香塵四散。

舞罷,兩美人斜倚畫屏,似乎有些疲倦。韓徐二人心曠神飛,俱是神魂顛倒。

道士微微一笑,拿起酒杯一口喝乾,站起身來,說道:「。兩位自便,去我去就來」

只見他來到南屋壁下,地面一張螺鈿軟床,兩美人鋪好錦繡棉被,扶著道士上床休息。道士手腕探出,拉著年長少女陪睡侍寢,又命年幼少女跪在床尾,替自己腳板撓痒。

韓,徐二人見狀憤憤不平,徐某大呼道:。「。潑道士不得無禮」雙拳緊握,做出拼命架勢道士嚇了一跳,一骨碌從床上爬起,遁去倉惶

那年幼少女兀自跪在床簷,徐某假裝醉酒,一把將她拉入懷中,抱到北邊床 ,公然毛手毛腳。

那年長少女躲在被子中一動不動,徐某笑道:「?韓兄,你是呆子嗎美人就在左右,干點什麼不該」

韓生恍然大悟,脫衣上床,欲與少女** ,那少女似乎沉沉睡去,任憑如何擺弄,就是不見反應。韓生無奈,又捨不得放手,索性將少女摟在懷中,一直抱到天亮。

次日清晨,韓生酒醒,察覺懷中美人冰冷寒涼,凝神一瞧,哪裡有什麼美人?不過是一塊石頭。韓生大怒,想到自己抱著石頭在草叢中睡了整整一夜,更是羞慚無地,

急匆匆站起,四處尋找徐某,只見他沉醉未醒,正抱著一塊臭石頭,在茅坑中鼾聲大作呢。

好不容易將他弄醒,兩人對視一眼,臉色蒼白,齊聲道:「。丟臉,丟臉到家了」四顧一瞧,並不見什麼寺廟,唯有一庭荒草,兩間破屋而已。

 

標題:道士
作者: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

May. 12, 2019

   河北某巨富之家張榜聘請先生,一秀才登門自薦,主人出來接見,秀才言辭精妙,性格開朗,主人很滿意,當場錄用了他。秀才自言胡氏,為人學問淵博,開館授徒,敬職敬業。但有一門缺點,時不時外出遊玩,深夜始歸。歸來也不敲門,要麼穿牆,要麼遁地,神通非凡,主人暗中懷疑他是狐妖,但因為胡氏言行謙恭,彬彬有禮,從沒顯露惡意,所以也不害怕,仍然客客氣氣招待他。

胡氏久聞主人女兒貌美,一心想娶她過門,多次跟主人提起此事,主人裝聾作啞,屢屢推辭。這一日胡氏藉故離去,第二天忽有客人登門造訪,騎著一頭毛驢。主人迎入屋中,那人五十來歲年紀,衣履光潔,氣質文雅,自我稟明來意:受胡氏所托,上門提親。主人默然良久,說道:「我與胡先生交情莫逆,何必聯姻?況且小女早已許配人家,小老兒實在是愛莫能助。」

客人道:「老先生何必睜眼說瞎話?令嬡明明待字閨中,為什麼拒人於千里之外?」請求再三,主人只是不肯。

客人怫然不悅,說道:「胡家亦是大宗族,難道配不上先生女兒?」

主人直言相告:「我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人妖不同路罷了。」客人聞言大怒,主人亦怒,兩人各自拉長一張臉,隨時準備拳腳相加。

客人率先發難,伸手去抓主人胸口,主人身手敏捷,輕鬆避在一旁,口中叫道:「來人,給我逐客。」幾名僕人拿著掃把木棍,亂棍將客人打出,客人狼狽遁逃,倉促間將毛驢遺失大院,沒顧上帶走。

那毛驢長尾豎耳,渾身漆黑如墨,身軀龐大,主人上前逗弄,這畜生木然沒有反應,輕輕一推,毛驢跌倒在地,搖身一變,化為一隻草蟲。

自客人去後,主人擔心胡氏前來報復,暗中戒備。次日果有大批狐兵上門挑釁,騎兵,步兵,弓箭,長矛,馬嘶人沸,聲勢洶洶。主人嚇得不敢現身,狐妖揚言要放火燒屋,主人更加害怕。

危機當頭,眾僕人忠心護主,鼓噪而出,投擲飛石,發射利箭,人妖大戰,互相衝擊,各有損傷。時間一長,狐妖氣勢餒怯,紛紛散去,刀槍劍戟丟滿一地,撿起來一看,哪裡是什麼兵器,不過是一堆高粱葉罷了。

眾僕人哈哈大笑「狐妖黔驢技窮,不過如此。」嘴上壯膽,私下裡卻不敢放鬆警惕,嚴加防守。

次日眾人分批巡邏,忽然間天空降下一尊巨人,高約三米,腰圍六尺,手中大刀揮舞,逐人而殺。眾僕人操起弓箭反擊,幾輪箭雨射完,那巨人倒地斃命,現出原形,卻是一個稻草人。

連打兩次勝仗,眾僕人漸漸鬆懈,這一天清晨,主人去上廁所,忽然間外面狐兵聚集,張弓拉箭,亂箭齊發,全射在自己臀部,主人大懼,忙喊救命,眾僕人聞訊趕來支援,狐妖早已逃得精光。主人恨恨不已,將屁股上箭矢一一拔出,日光下瞧得分明,哪裡是奪命利箭,都是些麥稈茅草所變。

如此過了月餘,狐妖時不時前來騷擾,雖然危害不大,但日日戒嚴,主人亦覺頭痛。

這一日胡氏親自率領群妖上門鬧事,乍見主人面,訕訕有些不好意思,忙避在人群中不敢露臉,主人口中呼喚他名字,胡氏不得已,只得硬著頭皮出來。

主人說道:「我自認為待先生不薄,沒有任何怠慢之處,為什麼兵戎相見,非要拚個你死我活?」群狐聞言,大大不以為然,彎弓欲射,胡氏揮手制止。主人上前握住他手,邀請胡氏入屋一敘,置酒款待,從容說道:「先生是通情達理之人,還望你能體諒老夫。你我交情非淺,難道我真的不願與你結親嗎?只是先生車馬,宮室,家眷僕人,都與人類迥異。小女貿然出嫁,又怎會習慣?何況俗話說的好『強扭的瓜不甜』。老夫言盡於此,是取是捨,先生自己決定罷。」

胡氏聞言,低頭不語,神色間又是慚愧又是尷尬,主人微微一笑,和顏悅色道:「以前的事情,就讓他隨風飄散。咱們之間仍是好朋友,如果公子不嫌棄,小老兒膝下有一幼子,年方十五,還未娶妻,願與先生結為親戚,不知你意下如何?」

胡氏歡歡喜喜道:「好,就這麼辦。我有一個妹妹,年方十四,相貌頗不醜陋,咱們今日便定下婚事。」

兩人目光交接,互相拜了幾拜,算是冰釋前嫌,主人又命手下大擺酒席,招待一干狐兵狐妖,幾杯酒水落肚,人妖打成一片,皆大歡喜。主人問起胡氏故里,準備上門提親,胡氏笑道:「不用如此麻煩,等小妹十五歲成年,我親自送來完婚。」將桌上半瓶酒水喝乾,醉眼迷離,揚長而去。

一年之後,婚期將至,卻不見胡氏蹤影,家人懷疑他毀約,主人笑道:「不會的,胡先生乃謙謙君子,定會言而有信。」轉眼又過半年,這一天胡氏終於帶著妹妹上門拜訪,口中說道:「家妹已長大成人,只需選好良辰吉日,隨時可替小兩口完婚。」

主人大樂,兩家定下日子操辦喜事,到了約定那天夜晚,胡氏敲鑼打鼓,騎馬乘轎,熱熱鬧鬧護送妹子上門。新娘子嫁妝豐盛,足足堆滿一屋。狐女容顏秀麗無儔,性格賢良孝順,拜見公婆時舉止大方,深得主人喜愛。

胡氏與弟弟一同送親,弟弟談吐風雅,能言善飲,兄弟二人一直喝到天明才走。

新媳婦進門後,善能未卜先知,預言莊稼收成好壞,無有不中,平時居家過日子,大小事務皆由她取捨謀斷,分派得僅僅有條。胡氏兄弟也經常上門看望妹妹,日子一久,人人都與狐妖相識。
 

Title :胡氏
Author :

鱷魚系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

May. 12, 2019

   招遠縣張於旦,性格疏狂不羈,在一間破廟內寄宿讀書。縣令魯公,生有一女,好狩獵。這一天魯小姐外出打獵,路遇張書生。張於旦見魯小姐風姿娟秀,身披貂裘,腳跨駿馬,翩翩如畫中仙子,情不自禁心生愛慕。回到家中思念佳人,遐想連篇。沒過多久忽然聽到魯小姐暴病而卒,噩耗傳來,張於旦悲痛欲絕。

魯縣令因為老家路遠,暫將女兒靈柩寄存於寺廟中,即張於旦讀書所在。張書生早晚上香,晝夜祭奠,對魯小姐遺體敬若神明。

這一晚,張於旦酹酒於地,口中禱告「自從上一次目睹小姐容顏,在下心中魂牽夢縈。不曾想紅顏薄命,轉眼間麗人香消玉殞。如今你我雖然近在咫尺,卻似遠隔河山,故人見面不相識,人間恨事,莫過於此小姐生前守禮自持,男女有別,死後應該百無禁忌,如果泉下有靈,當姍姍而來,以慰我相思之苦」。

如此 夜祝禱,忽忽過了半月,這一晚張於旦挑燈夜讀,不經意間抬頭,面前一妙齡少女含笑侍立燈下,張於旦一驚而起,問道:「?的英文小姐誰」

少女道:「。我便是魯小姐啊,感君情深,不能自已,遂不避私奔之嫌,前來與公子一聚」張於旦大喜,兩人上床歡好,互訴衷腸,自此夜夜纏綿。

這一晚事後,魯小姐說道:「賤妾生前喜好弓馬,以射獐殺鹿為快,罪孽深重,死後不能輪迴如果公子誠心愛我,請為我念誦五千零四十八卷,生生世世不忘恩情」張於旦慨然允諾,每晚於燈下虔誠誦經,從不間斷有時碰上節日,張於旦邀請女子一同回家,魯小姐笑道:。「賤妾雙足無力,不能走遠路」張於旦不失時機,笑道:。「那我背你好了」魯小姐含笑順從,張於旦將她負在背上,如抱嬰兒,輕若無物,漸漸習以為常,即便考試時也背著魯小姐一同前 ,只不過為了避免駭人聽聞,常常在夜深人靜時趕路。

這一年張於旦收拾行囊,準備參加科考,魯小姐道:「。公子福薄,不用白費功夫啦」張於旦點點頭,從此不再踏足考場。

過了四五年,魯縣令罷官歸田,家道中落,想要替女兒入土安葬,卻一直找不到墓地,張於旦上門拜訪,說道:「小生在寺廟附近有一塊墓地,願意送給大人」魯縣令聞言大喜,連連道謝,張於旦又四面張羅,為葬墳一事出了不少力氣,魯縣令暗暗感激,卻又不解緣故:這張書生如此熱情,有什麼圖謀?搖頭嘆氣,也不想深究,說了幾句客套言語,便即告辭。

魯縣令去後,一男一女**綢繆,一如平日。這一夜魯小姐依靠在書生懷中,淚落如豆,哽咽道:「五年歡好,如今終於到了分別時刻受君恩義,百死不足以報答。」張於旦驚奇錯愕,忙問道:「?怎麼到底回事」

魯小姐道:「公子日夕為我誦讀經文,替賤妾洗清生平罪孽。眼下我災滿脫難,不日就要前往河北盧戶部家投胎。如果公子不忘情意,十五年後八月十六,可來盧府再續前緣。」

旦哭泣道:「如今我已三十多歲,十五年後,行將就木矣再見面又有何用?」魯小姐道:「到時我給公子為奴為婢,服侍你一直到老。 」過了半晌又道:。「請公子送我一程,此去轉世,路途六七裡,遍生荊棘賤妾長裙曳地,不利行走」說話間以雙手摟住書生脖子,微微一笑。

張於旦強忍悲傷,將情人抱在懷中,一直送到終點,只見路旁車馬群集,馬上或一人,或二人,車上或三人,或四人,或十數人不等其中一輛馬車,錦繡豪華,坐著一名老嫗,遠遠瞧見魯小姐前來,問道:「是魯家娘子來了嗎?」魯小姐道:「。來了」回顧書生,說道。 :「。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,公子請回吧,忘不要十五了之年約」張於正旦使勁點頭

魯小姐走近馬車,那老嫗扶著她走入車廂,只聽得駿馬一聲嘶鳴,塵煙起處,馬車呼嘯而去。

張於旦悵然而歸,將約會日期刻在牆壁,回思念誦經咒頗具功效,於是虔心禮佛夜晚入夢,夢見神仙下凡,說道:「公子一心為善,志向可嘉,但若想成就大道,須前往南海」張於旦問 「南海多遠」神仙道:?「遠在天涯,近在方寸之間」張於旦若有所悟,俄爾夢醒,從此養性修行,身處紅塵,心如菩提。

三年後,張於旦長子與次子相繼高中,金榜題名,家道日趨興隆。雖然身份顯貴,但仍然一心向善。這一晚再次入夢,夢見受青衣人所邀,來到一處宮殿做客,殿內坐著一名僧人,寶相莊嚴,合十為禮,說道:「施主善舉可嘉,但命中註定早死,幸好我在玉帝面前求情,替你求了六十年壽命。」

張於正旦感激不盡,伏地叩頭致謝。僧人將他扶起,賜坐賜茶,茶水芳香如蘭。過一會,一名童子引著張於旦離去,來到一處浴池,池水清潔,游魚穿 ,說道:「。居士請入池洗滌」

張於正旦脫衣展示進入池中,水溫如玉,伸鼻聞嗅,清香似荷葉,喜不自禁,戲水玩耍,漸漸來到水深處,失足而陷,水淹過頂,忍不住大喊大叫,一驚夢醒,心中暗暗稱奇。

自從上次入夢,張於旦身體健旺,雙目炯炯,手摸下頷,白鬚根根脫落,臉上皺紋消失,紅光滿面,如此過了數月,張於旦變得英俊挺拔,宛如十五六歲少年,性格亦變得飛揚跳脫,貪玩好動。

不久後張於旦妻子去世,兒子請求他續弦再娶,張於旦道:「。此事不急,等我去河北走一趟,再下定論」原來不知不覺間十五年過去,魯與小姐約會之網絡出版總庫迫在眉睫

張於正旦念念不忘舊情,獨自騎馬來到河北,詢問探訪,此地果然有一位盧戶部。

在此之前,盧老爺生下一女,落地便能言語,長大後聰慧秀美,深得父母鍾愛。盧老爺有心替女兒挑選夫婿,少女搖 推辭,說道:「我與招遠縣張公子有十五年之約,女兒非他不嫁。」

盧老爺笑道:。「傻孩子,你也太癡情了張於旦如今年過半百,人事變遷,說不定屍骨都已化成灰燼退一步說,就算張郎在世,也是白髮齒落,一個苟延殘喘的糟老頭子,嫁他作甚?」

盧小姐微微一笑,並不聽從勸解,母親見她意志堅定,私下里與相公商議「為今之計,只有閉門謝客,拒張於旦於府邸之外,藉此斷絕女兒念想。」

不久後張於正旦果然登門拜訪,看門的下人冷眼相待,三言兩語將他罵退,張於旦受了一肚子氣,悵然返回旅舍,一時間沒了計策閒居他鄉,每日外出遊蕩,伺機暗訪情人下落。

到了八月十六,不見張於旦前來,盧小姐以為他負約,涕零絕食母親安慰道:「張於旦過期不至,要么是死了,要么是背棄盟約,不管怎樣,你已經仁至義盡,不要再想他了。」盧小姐默默不語,終日睡臥在床,不吃不喝。

盧老爺暗暗憂心,心 「還是去見一見張於旦吧。」於是外出尋找,兩人相遇於曠野。盧老爺凝目一瞧,眼前男子明明是個少年,免不了一番驚訝。兩人言語交談,張於旦為人倜儻,盧老爺更是大生好感,當下請他去家中一敘。

僕人送上茶水,說了幾句話,盧老爺匆匆離去,入閨房告訴女兒「孩子,張公子來了。」

盧小姐聞言大喜,掙扎著下床站立,偷偷躲在簾子後面窺視,只覺眼前書生眉目陌生,並不相識,悵然而返,幽幽哭泣,口中埋怨盧老爺說話騙人,盧老爺大叫冤枉,情緒懊惱,將怒氣全撒在張於旦身上,款待客人之間,一改先前熱情,變得十分冷淡。

張於旦問道:「?貴族中有人在戶部做官嗎 」盧老爺含糊回應,左顧右盼,神色間頗不耐煩。張於旦討了個沒趣,當即告辭。

過了幾天,盧小姐相思成病,病死在床。

張於旦夜晚入夢,夢中見到盧小姐,跟自己說「前日來找我的果真是你嗎?公子容貌大變,我沒能認出。如今我憂憤而死,公子快去土地廟中招魂,還有還陽機會,晚了則追悔莫及。」

張於正旦聞言驚醒,星夜趕去盧府探訪,果然發現盧小姐已經死去兩天,痛哭了一場,急入大廳拜見盧老爺,將夢境相告。兩人不敢耽擱,火速來到土地廟,招魂而歸,回到盧小姐閨房,打開她身上棉被,手撫屍體,口中呼喚少女名字。

過不大會,盧小姐喉中咯咯有聲,朱唇乍啟,吐出一塊冰痰,雙眼睜開,呻吟復活。

盧老爺大悅,整治酒席慶祝,席間詢問張於旦家世,得知他是巨家大族,更加歡喜當即。定下吉日,給兩人籌備婚禮。

成婚後半月,張於旦帶著妻子回家,盧老爺一路護送,在女婿家住了半年方才離去。

又過一年,盧老爺死去,留下孤兒寡母,家產敗盡,於旦顧念舊情,將岳母接到家中供奉,兩家親如一家。

 

書名:魯公女
作者: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