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異怪談

Jun. 15, 2018

 王成,家住平原縣,祖上曾做過官,傳到自己這一代,家道沒落,只剩下破屋數間,生活貧困,加上性子懶散,漸漸地入不敷出,連睡覺都沒被子蓋,只有一張破草蓆將就湊合。

距離王家不遠,有一莊園,年久失修,大部分毀壞,只餘下一座涼亭。時當盛夏,酷熱難耐,這一日傍晚,王成去亭子中納涼,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才懶洋洋起來。逡巡欲歸,忽見草叢中光芒一閃,近前查看,收穫一隻金釵,款式精美,上面寫著「儀賓府造」四個小字。

王成小時候生活富裕,金釵見得多了,並不貪圖財物,心想「這金釵不知是誰丟的,失主肯定很著急。我且在此等候,如果碰到有人前來尋物,便將金釵還給他。」

過不多時,果然有一位老婆婆慢慢走來,手分茅草,似乎在尋找東西。王成問道:「老婆婆,你在找金釵嗎?不用找了,在我這裡。」說著將金釵還給她。

老婆婆喜不自禁,沒口子稱讚王成品德高尚,說道:「這件金釵雖然值不了幾個錢,但因是亡夫遺物,所以一直珍藏身邊。」

王成問道:「你夫君是誰?」

老婆婆道:「王柬之王大人。」

王成啊地一聲叫了出來「王大人,那是我先祖啊,你們怎麼認識的?」

老婆婆道:「你就是王柬之孫兒嗎?我乃狐仙,百年前與你祖父相識,後來他年老死去,我一個人隱居避世。碰巧路過此地,丟了髮釵,又被你拾起,豈非天意?」

王成笑道:「我聽爺爺提起過,他確實有一位狐妻,你既是爺爺遺孀,便是我奶奶。請去孫兒家中一敘。」

老婆婆不便推辭,跟著王成來到家中,妻子出來迎接,老婆婆見居室簡陋,王妻身著破衣爛鞋,面有菜色,歎氣道:「想不到故人之後,竟淪落到如此地步?」又見鍋中無米,問道:「家道如此貧窮,靠什麼度日呢?」

王妻道:「那又有什麼法子?過一天算一天罷了。」

老婆婆取出金釵,道:「拿去市集典當,換幾兩碎銀子,買些米面回來,三日後我當再來。」

王成道:「奶奶難得來一次,請吃完飯,歇息一晚再走吧。」

老婆婆笑道:「乖孫子,你連妻子都養不活,房間就一張床,叫我睡哪裡?難不成讓我睡地板?」言畢,自顧去了。

三日後,老婆婆再次造訪,跟王成說「孫兒,男子漢切不可懶惰不務正業,理應做點小買賣,坐吃山空並非長久之計。」

王成道:「我雖有心做買賣,奈何沒有本錢。」

老婆婆道:「昔日我跟隨你爺爺,曾經攢下四十兩花粉錢,你拿去買些布匹,前往京城販賣,即刻啟程,可賺些微利。」

王成答應了,買了五十多匹葛布,裝在擔子中,老婆婆道:「此去京城,六七日當可到達。旅途中不可偷懶,走路一定要快,若是晚到京城一天,追悔莫及。」

王成諾諾領命,挑著擔子出發,沿途中下起大雨,衣衫盡濕。王成一向懶散慣了,此刻被雨水一淋,疲憊不堪,於是找了間小客店歇息。誰料大雨下了整整一夜,仍是沒完沒了,次日起來,遍地都是積水,官路泥濘難以通行,心想「這樣的大雨天,如何趕路?且等雨停了再走不遲。」

這一場雨,直下了兩天兩夜,等到天色放晴,王成徒步來到京城,早錯過了機會,在客棧中住下,掌櫃的說道:「客官來晚了,若早來一天,買賣布匹肯定會發大財。」

王成問「怎麼回事?」

掌櫃的道:「這幾天陰雨連綿,貨物短缺,布匹供不應求,貝勒府中大肆購買布料,價格漲到平常三倍,許多賣布的都賺了大錢。」

王成問道:「現在貝勒府還需購買布匹嗎?」

掌櫃道:「不用了,昨天已經購滿數額,客官來晚了。哎,許多商人聽到貝勒府買布的消息,都拉著一車一車的布匹前來湊熱鬧,眼下京城中布匹堆積如山,價格暴跌,客官這一趟只怕要血本無歸。聽小老兒的勸,趕緊將手中布匹低價處理掉,不然等得越久,損失越大。」

王成點點頭,去大街上轉了一圈,果然到處都是賣布的,此刻再想賺錢,根本不可能,無奈下只得低價處理手中布匹,算一算報酬,賠了十幾兩銀子。

王成第一次做生意失敗,不免鬱鬱不得志,孰料屋漏偏逢連夜雨,晚上睡覺警惕性不夠,盤纏被小偷盜個精光,一文錢都沒留下。

有人給王成出主意「在客棧中丟了銀子,掌櫃的多少脫不了責任,可去衙門告他一狀。」

王成心地善良,搖頭道:「丟銀子錯全在我,與掌櫃的有什麼關係?豈能倒打一耙。」遂不聽慫恿,告辭離去。

這件事情很快傳入掌櫃耳中,眼見王成為人磊落,心裡面不免生出幾分好感,臨別時特地贈了五兩銀子給他,以作路費。

王成拿著可憐的五兩銀子歸家,尋思「我這副落拓模樣,哪有臉回家見娘子?不如四處轉轉,興許會遇到轉機。」

想到此處,漫無目的閒逛,來到一處街角,只見地上幾名公子哥,正在斗鵪鶉,賭注下得很大,進進出出都是幾千文銅錢,心想「一隻鵪鶉不過幾十文,我不如多買些鵪鶉,賣給富家少爺,肯定能賺不少錢。」於是傾盡所有,買了六七十隻鵪鶉,用籠子關養,準備第二天去街頭叫賣,其時天色已黑,仍回到掌櫃那家客棧落腳。

誰曾想是夜天降大雨,連續下了好幾天,陰雨連綿,好多鵪鶉關在籠子內狹窄空間,吃喝拉撒擠在一塊,呼吸不到外面新鮮空氣,又缺少運動,病死一大堆,到後來七十多隻鵪鶉死掉九成九,只剩下一隻鵪鶉僥倖存活。

王成傷心得想落淚,店掌櫃安慰他:「公子別哭,咱們看看鵪鶉去。」

兩人來到籠子旁,只見裡面唯一的一隻鵪鶉精神炯炯,半點不見頹廢,店掌櫃分析道:「我觀此鵪鶉,雙眼中鬥志昂揚,絕不是普通貨色,如果沒看錯,應該是一隻『斗王』,籠中許多死去的鵪鶉,說不定就是被它鬥殺的。好好飼養它,將來拿出去賭鬥,亦不失為一條謀生之路。」

事已至此,王成雖不大相信掌櫃言語,但眼前這只鵪鶉已是自己唯一希望,沒奈何,只得悉心照料訓練,傳授搏殺技能。

沒過多久,鵪鶉變得十分馴服悍勇,拿去街頭與人賭鬥,均是百戰百勝,贏回許多酒米布匹,金銀財物也贏了不少,半年時間下來,積累了二十餘兩黃金。

很快,王成這頭鵪鶉名聲大噪,遠近知聞。恰好京城中有一位王爺,為人十分喜斗鵪鶉,聽說王成那只鵪鶉厲害,特命手下請他去王府切磋,較量較量。

店掌櫃私下裡叮囑王成「發財的機會來了,只要咱們的『斗王』打敗王府中所有鵪鶉,王爺一高興,肯定會花大價錢將它買下。」

王成道:「王爺若真打算購買鵪鶉,怎麼跟他討價還價?」

掌櫃道:「到時看我眼色行事。」

兩人來到王府,凝神一瞧,奉命來斗鵪鶉的客人很多,並不止王成一個,群鳥聚集,王爺拿出一隻鵪鶉,說道:「誰有膽子跟我比試,上來露一手吧。」

一名公子哥上前挑戰,放出鵪鶉,戰不過數合,慘敗而歸。接著又有許多客人上場比試,均不敵王爺手底鵪鶉,一個個鎩羽而回。

王爺哈哈大笑「所有的鵪鶉全都不堪一擊,就沒有像樣點的嗎?」

掌櫃悄悄跟王成道:「該你出手了。」

王成依言放出鵪鶉,王爺一瞧,變色道:「眼睛有殺氣,此乃高手,不可輕敵。來啊,將我那只『鐵喙』放出來。」

鐵喙乃王爺手下眾鵪鶉中佼佼者,十分驍勇,可是一上台,交手不過數招,便被「斗王」打敗。王爺大怒,又接連放出幾隻鵪鶉,無一不是驍勇善鬥者,可是來一隻敗一隻,沒有哪只能夠在「斗王」面前討得便宜。

王爺眼見「斗王」神勇,點了點頭,說道:「棋逢敵手,看來不請『玉鶉』出馬,難以取勝。」命左右「速去請『玉鶉』前來。」

沒過多久,下人帶來一隻鵪鶉,只見它渾身雪白,大如鷺鷥,神駿非凡。王成一見之下,不由得氣餒,跪地說道:「王爺這只鵪鶉乃神物也,小的甘願認輸。」

王爺笑道:「還沒比鬥,認什麼輸?啊,我知道了,你怕我的『玉鶉』咬死你那只鵪鶉,從此沒了吃飯傢伙,是不是?沒關係,若你的『斗王』戰死,我賠你一大筆銀子就是。」

王成道:「既如此,那小人就斗膽一戰。」放出「斗王」,命其努力拚殺。

兩隻鵪鶉相遇,「玉鶉」一上來就直撲亂咬,「斗王」則以靜制動,嚴陣以待。忽然間「斗王」凌空撲擊,似仙鶴捕食,攻勢凌厲之極。

兩隻鵪鶉在空中搏鬥,上下飛騰,相持良久,「玉鶉」漸漸體力不支,「斗王」卻是愈戰愈勇,越鬥越急,只聽得「玉鶉」哀哀號叫,雪白色的羽毛紛紛灑落,狼狽逃走。

眾看客一旁圍觀,見「斗王」取勝,情不自禁拍手叫好。

王爺亦是動容,輕輕抱起「斗王」,來回撫摸,嘖嘖讚賞,問王成「你這只鸚鵡賣不賣?」

王成道:「小人與『斗王』相依為命,不願意出售。」

「我可以出大價錢,你考慮考慮。」

「既然王爺真心想買,又肯出高價,小人也只好忍痛割愛了。」

「你開個價吧。」

「一千兩黃金。」

「癡男子!什麼寶貝鵪鶉,值得了一千兩黃金?」

「王爺不以『斗王』為寶,在小人心中,卻以為連城璧都沒『斗王』珍貴呢。」

「為什麼這麼說?」

「小人持『斗王』行走街頭,逢賭必勝,日得黃金數兩,白米數鬥,一家十餘口衣食住行,全依賴『斗王』供給。這還不算稀世珍寶麼?」

王爺沉吟不語,半晌道:「這樣吧,一口價,二百兩黃金,如何?」

王成不答,只是搖頭。

王爺一咬牙「三百兩。」

王成偷偷觀察店掌櫃,只見他不動聲色,便道:「如果王爺真想要,九百兩黃金好了。」

王爺笑道:「得了吧,誰肯花九百兩黃金買一隻鵪鶉?」

王成不再說話,抱起鵪鶉,轉身欲行。

王爺急了,忙道:「好啦好啦,別走,給你六百兩,願意賣就留下鵪鶉,不然就算了。」

王成目視店掌櫃,見他仍不做聲,心想「六百兩已經不少,做人不能太貪心。」於是說道:「好吧,六百兩,成交。」

王爺大喜,命賬房送上六百兩黃金,足足有一大包裹,王成留下鵪鶉,喜滋滋拿著金子辭別。

回到住處,店掌櫃埋怨道:「你怎麼如此性急?再還一下價,八百兩黃金不就到手了嗎?」

王成笑道:「六百兩實在不能算少,就這麼著吧。掌櫃的,這次能夠發財,您老功不可沒,我把黃金放在桌上,你想要多少,隨便拿。」

掌櫃搖頭道:「小老兒不貪圖錢財,黃金得來不易,你自己全留著吧。」

王成不肯吃獨食,堅持要分金子給店掌櫃,掌櫃死活不要,最後被逼無奈,只收了幾兩飯錢意思意思。

王成整治行裝回歸老家,蓋樓買田,夫妻兩辛勤勞作,日子越過越好。老婆婆在王成家住了三年,終因思念原野中無拘無束生活,最後歸隱山林。

 

 

 

Author:

必安住電蚊香 
維骨力 Move Free 2 
自然 健康 纖體 - 活力UP網 
轟動日本的硫辛酸 
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 
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 
小甜甜減肥的秘密 
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-3 
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-3
 數位電動按摩棒

Jun. 15, 2018

 利津縣王蘭,暴病而死,魂魄來到地府,閻王勘察生死簿,發覺王蘭陽壽未盡,乃小鬼抓錯了人,忙責令送他還生。

小鬼不敢怠慢,可是回到陽間一瞧,王蘭屍體已經腐爛,鬼卒擔心閻王怪罪,跟王蘭商量「人做鬼則辛苦,鬼成仙則快樂。我讓先生做一名鬼仙,逍遙快活,何必做人?」王蘭心想「屍體沒了,做人不成,做做鬼仙也未嘗不可。」於是點了點頭。

鬼卒道:「離此地不遠有一狐妖,已修成金丹。我去將金丹偷來送給先生服用,從此後魂魄不散,長存不死。縱橫紅塵,穿牆過壁,踏水飛花,隨心所欲,無所不能,先生願意嗎?」

王蘭大喜,忙道:「願意,願意。」

鬼卒在前引路,來到一處宅院,高樓雅室,悄無一人。月光下一隻狐狸,抬頭望天,緩緩吐氣,一粒金丹自口中飛出,升至半空,旋轉不停,吸收月亮精華。爾後狐狸一吸氣,金丹又吞落口中,如此來回呼吸,金丹起起落落,上下飛舞。

鬼卒一旁窺伺,覷得機會,待狐狸將金丹吐出,疾步上前,一把抓在手裡,命王蘭張嘴,將金丹塞進他肚中。

金丹被奪,狐狸又驚又怒,但自忖不是鬼卒對手,憤憤離去。

王蘭也與鬼卒分別,回到家中。妻子家人見面,嚇得四散逃走,王蘭以實情相告,眾人才漸漸聚攏,不再害怕。

爾後王蘭在家中住下,飲食起居,一如平時。有朋友張某,聞訊前來拜訪,一番寒暄後,王蘭跟張生說:「我與張兄,一直家道貧窮。如今我身懷異術,倘若遊走四方,定能輕易致富,你願意與我一起外出嗎?」

張生唯唯答應。王蘭又道:「我如今乃鬼仙,神通非凡,醫病不用藥,且能知過去未來,但人鬼有別,若貿貿然現身,只怕嚇壞普通凡人。我想借張兄身體一用,可以嗎?」

張生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鬼附身?有沒有危害?」

王蘭道:「放心,絕對於你健康無損。」

張生側頭想了想,便答應了。

兩人就此外出遠行,這一日來到山西地界,聽百姓們言語中提起:此地有一富翁,愛女忽得怪病,昏迷不醒。特地張榜四處求醫,許下諾言,能治好女兒怪病者,願以千金相贈。

王蘭悄悄跟張生說:「我善治百病,可以去富翁家登門造訪。」

張生點頭,來到富翁府邸,進入閨房,只見富翁女兒昏倒在床,人事不知,拉被摸手,均無反應。

王蘭小聲道:「此女魂魄被勾,我這就去找回來,你隨機應變。」語畢,屋中刮起一陣微風,張生心知杜明,知道王蘭已經離去,對富翁道:「令千金病情雖然危急,不過還有救。」

富翁問「要用什麼藥材,我吩咐下人去準備。」

張生笑道:「無需用藥。令千金並非生病,只不過魂魄離體,我已暗中派遣手下前去尋找,且稍待片刻,咱們去大廳中喝杯茶水,如何?」富翁不敢推辭,領著張生前往大廳歇息,送上香茗。

一個時辰後,王蘭成功將女子魂魄尋回,塞入軀殼,稟報給張生知道。張生聞言起身,對富翁道:「令千金病情已經痊癒,請隨我入屋查看。」

來到屋中,少女仍然沉睡不醒,富翁問道:「你不是說我女兒病好了嗎,怎麼仍是昏迷不動?」

張生道:「別急,令千金昏迷時間過長,魂魄雖已歸位,但血液尚未暢通。你且用手輕輕按摩,不出片刻,令嬡便會醒轉。」

富翁依言按摩女兒手掌,過不大會,只聽得一聲嚶嚀,少女睜開眼來。富翁喜極而泣,忙問女兒事情經過,少女回憶道:「我本在後花園遊玩,忽然間不知哪裡冒出一名少年,騎著駿馬,拿著彈弓,身後跟著許許多多手下。女兒因為男女有別,不敢跟陌生人相處,正準備回屋,不料那少年十分無禮,縱馬攔住女兒去路,不由分說,將彈弓塞入我手中,說道『小姑娘,我教你打彈弓,怎樣?』我搖頭道『我又不認識你,才不跟你玩呢。』那少年惱了,一把將我抓住,放在馬鞍上,笑道『少爺請你打彈弓,那是瞧得起你,害什麼羞?』說著縱馬亂跑,將女兒帶到一處深山中。女兒用力掙扎,那少年生氣了,一把將我推落地面,我想回家,但又不認識路。恰在此時,一名年輕書生憑空出現,捉住女兒手臂,一路快跑,轉眼間便回到家中,只覺得恍恍惚惚像做了一個噩夢。」

富翁一聽,認為神奇不可思議,不由得對張生言語信了七八分,忙拿出千兩黃金饋贈,一面擺酒席致謝。

吃完酒席,張生告辭離去。這一日來到一處郊外,路遇一老鄉,那人名字叫做賀才,既是酒鬼也是賭鬼,不務正業,很快就將家財敗盡,眼下窮得跟叫花子一般。暗中聽說張生會異術,賺了不少銀子,特地趕來投奔。

王蘭悄聲跟張生說「賀才人品不端,不可深交。隨便給幾百兩銀子,打發他走路。」

張生點頭贊成,跟賀才說:「賀兄,我知道你此行目的,無非是想討要財寶。但你吃喝嫖賭,每日花銷都是無底洞,再多的銀子也填不滿。如果你肯改過自新,我便送你一百兩金子。否則,你走吧。」

賀才忙道:「願改,願改。」

張生聞言,便拿出一百兩黃金賜予賀才。

賀才得了這樣一筆巨資,興高采烈離去,此後花天酒地,揮金如土。縣裡衙役聞訊,心想「這賀才以前窮得叮噹響,此刻卻身藏巨富,八成是偷來搶來的。」於是將賀才抓捕入獄,嚴刑拷打。賀才成日鬼混,身體早給掏空,連受了幾次刑罰,便給打死了。

賀才死後,魂魄念念不忘張生,四面尋找,終於在一座廢棄烽火台中找到老鄉,由於賀才已經做鬼,自然能看見王蘭。

一人二鬼坐在一起喝酒,賀才喝得爛醉如泥,大喊大叫,亂髮酒瘋,適逢御史大人經過,聽到聲響,尋思「烽火台乃軍事重地,是何人在此喧嘩?」命左右前去查看,將張生抓捕扣押,一番審訊,張生如實招供。

御史大怒,心想「人鬼不同路,這張生居然與惡鬼稱兄道弟,簡直不成體統,待我稟奏上蒼,看老天爺如何處罰。」

於是焚燒牒文,上報天神。等到傍晚入睡,果有一金甲仙下凡托夢,跟御史說「王蘭無辜而死,此刻已成就鬼仙,醫術神奇,妙手仁心,做了許多善事,玉帝親口敕封他為清道使,不可無禮造次,而張生為人亦無過錯,應當赦免。至於賀才,品行邪蕩,已被我發配至鐵圍山做苦力,不用你操心。」

御史一一謹記在心,俄爾夢醒,當即將張生無罪釋放。

張生回歸家裡,身上還剩下九百兩黃金,二一添作五,一半自己留下,一半贈予王蘭妻兒。從此後,張王兩家生活富裕,後輩子子孫孫,盡皆大富大貴。
 

 

 

Author:

必安住電蚊香 
維骨力 Move Free 2 
自然 健康 纖體 - 活力UP網 
轟動日本的硫辛酸 
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 
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 
小甜甜減肥的秘密 
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-3 
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-3
 數位電動按摩棒

Jun. 15, 2018

 江南某村莊,有少年娶妻,鄰里親友均來祝賀,大擺酒席。飲至半醉,少年出門解手,忽見院中一女子鳳冠霞帔,體態容貌與新媳婦十分相似,只見她輕移蓮步,慢慢走向屋後。

少年心中疑惑「新娘子不在婚房裡好好呆著,跑出來幹什麼?」悄悄在後尾隨,來至院子後面一條小河邊,河面上架一石橋,「新娘子」渡橋而去,少年愈發懷疑,忙大聲呼喊「娘子,你往哪裡去?」[搜索最新更新盡在]

「新娘子」微笑不語,只是頻頻跟少年招手,意思是叫他與自己同行。少年會意,邁步趕上,夫婦間相距一尺,少年伸手去拉女子衣袖,試了七八次,雖然女子近在咫尺,卻總是夠不著。

步行數里,至一村落,「新娘子」止步,跟少年說「夫君家冷清寂寞,我住不慣。請相公在妾身家暫住數日,過兩天咱們一同回家看望二老。」

少年不得已,只有答應。「新娘子」拔下髮簪敲門,不久兩名婢女出來迎接,進入一處大廳,岳父岳母俱在堂上,對少年說「我女兒嬌生慣養,未嘗有一刻離開父母膝下。今天出嫁,我們心裡都捨不得。眼下你夫婦同回娘家,很好,很好。且放心居住數日,自會送你二人回去。」一面吩咐下人鋪床疊被。

另一邊少年家中,客人見新郎久出不歸,急得四處搜尋,不見人影,打開婚房,只有新娘子一人獨坐。派人到方圓附近打聽,均沒有新郎官消息。少年父母悲痛不已,哭道:「最近經常鬧鬼,我兒子肯定被惡鬼抓去弄死了。」

如此過了半年,少年生死難料,新娘子父母不願女兒守活寡,提出讓她改嫁。少年父親氣呼呼道:「我兒子屍骨衣物還沒找到,也許他還活著呢。就算要改嫁,再等一年又何妨?為什麼要如此性急?」

新娘子父母不答應,兩家鬧到公堂。縣太爺孫公受理案情,一時間也理不清頭緒,暫且判定:新娘子回家等待三年,屆時如果仍沒少年消息,方准改嫁。一面將案卷存檔,打發原告被告回家。

再說新郎在假媳婦家居住,全家人對自己很好。少年經常跟媳婦商量:要回老家看看父母。「新娘子」表面一口答允,卻遲遲不肯動身。

又過半年,少年實在是思念父母,跟媳婦說「我一個人回去啦。」

「新娘子」極力挽留,沒奈何,又住了幾日。這一天,「新娘子」全家惶急不堪,似乎大難臨頭,倉促對少年說「本準備等行李備齊,兩三天後送你夫婦回家,可是眼下碰到了麻煩事,咱女兒脫身不得。所以對不住,只好請賢婿你一個人獨自回去啦。」說著連催帶趕,將少年送出房門。

少年出得大院,正覓路回去,不經意間回頭一瞧,房屋莊院一眨眼間全部消失殆盡,只剩下一個高高隆起的墳墓。少年恍然大悟「這哪裡是岳父岳母家,分明就是鬼屋。我那位『新娘子』十有不是人,乃女鬼也。」又急又怕,邁步狂奔,匆匆回到家裡。

跟父母提起此事,老父道:「我兒不用擔心懊惱,假媳婦丟了,真媳婦還在嘛。放心,包管還你一個嬌滴滴的俏娘子。」

第二天清晨,少年父母去官府說明情況,孫縣令傳下文書:命新娘子父母馬上將女兒送回婆家,即刻成婚。

 

 

 

Author:

必安住電蚊香 
維骨力 Move Free 2 
自然 健康 纖體 - 活力UP網 
轟動日本的硫辛酸 
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 
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 
小甜甜減肥的秘密 
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-3 
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-3
 數位電動按摩棒

Jun. 15, 2018

 文登縣有兩位男子,一名周生,一名成生。兩人少年時候起便同桌讀書,交情莫逆。成生家貧,生活飲食全靠周生接濟,加上年紀比周生小,於是拜周生為兄,認周妻為大嫂,兩家人經常竄門,親若一家。

不久,周妻生子,產後暴卒,周生續娶王氏為妻,由於王氏年輕貌美,成生守禮自重,為避嫌疑,去往周生家的次數漸漸減少。

這一日王氏弟弟前來走親戚,剛好成生也在,大伙聚在一起,正擺上酒席準備吃飯,忽有僕人來報:周府家奴被縣太爺重打了一頓。

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:黃老爺家的牛倌縱牛踩壞了周府家的莊稼,周府家奴上去理論,兩邊你看我不順眼,我看你不爽,最後鬧到了公堂。

由於黃老爺退休前乃吏部天官,縣太爺徇私偏袒,不問是非對錯,直接將周府家奴亂棍責打,逐出衙門。

周生弄清事情始末,大怒,罵道:「姓黃的放豬娃,欺人太甚。想當初他祖上不過我家一奴才,如今飛黃騰達,便敢目中無人了嗎?不行,我要找他算賬。」

成生勸道:「如今這世界,豺狼橫行,黑白不分,當官的個個衣冠楚楚,人面獸心,比強盜還不如。哥哥這一去,不過以卵擊石,何必自討沒趣?」

周生道:「話雖如此,但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嚥不下去,說不得,我得去找官老爺理論。縣令乃朝廷命官,理應為民做主,豈能成天跟狗一樣汪汪吠叫,只知替權貴賣命?我這就去縣衙告黃家一狀,看縣令怎麼處置。」

眾僕人都道:「正該這樣。走,告狀去,告狀去。」

成生苦苦勸阻,周生一意孤行,根本聽不進去,親自寫好狀紙,狀告黃老爺橫行鄉里,為惡不法。縣令早給黃老爺收買,接到狀紙,看也不看,直接扯得粉碎,命左右將周生關入大牢。湊巧大牢中關有三名大盜,縣令與黃老爺一合計,暗中威逼利誘,唆使大盜栽贓陷害,污蔑周生為盜賊同黨,藉機革除周生秀才功名,百般折磨。

成生聞訊,前來牢中探望,周生後悔莫及。成生勸慰道:「事已至此,官官相護,要想討還公道,只有豁出性命,上京城告御狀。」

周生歎氣道:「可我身陷牢籠,不得自由,如何告御狀?我雖有一名弟弟,但性格柔弱,難成大器,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來牢中給我送飯,根本不能指望他。」

成生道:「大哥有難,兄弟我責無旁貸。你放心,我替你進京面聖,定要還大哥清白。」言畢,獨自北上皇城。

到了京都,成生得知皇帝身居深宮內院,普通百姓根本無緣求見。無奈下轉而求其次,親自去各部門伸冤,孰料京城官員,或多或少都與黃老爺有些關聯,不是舊日同事,就是門生故吏,誰也不肯受理案情。成生連連碰壁,盤纏用完,只得在京城四處流浪,苦苦等候機會。

過了十個月,終於等到皇帝出宮狩獵。成生大喜,於是在皇帝老兒必經之路攔截,面陳冤屈。皇帝還算仁慈,瞭解情況後,當即命令手下部院官員重新開審。

另一邊周生身處牢獄,每日嚴刑逼供,屈打成招,不得以認罪伏法,縣令又暗中囑咐衙役,不給周生飯吃,親弟弟前來探望,亦不允許。

等到部院開庭重審,周生已餓得有氣無力,黃老爺偷偷送了幾千兩銀子賄賂主審官,替自己說情,主審官笑納了銀兩,順水推舟,決定兩邊都不得罪,將所有責任全推在縣令身上,貶其官職,流放邊疆,判定周生無罪,當庭釋放。

經歷了此事後,周生死裡逃生,對成生愈發敬重。成生卻是心灰意懶,決定歸隱山林,尋仙求道,臨別時邀請周生同行。周生放不下人間富貴,兒女柔情,沒有答應。

成生默默不語,獨自出走深山。

自成生去後,數年不通消息,周生思念心切,派人四處尋找,踏遍幽谷寺廟,半點不見影蹤,時間一久,尋人熱情慢慢冷卻,記得成生留有一名兒子,於是悉心照料,算是報答成生昔年救命之恩。

過得**年,成生忽然回歸故里,身著黃巾大氅,上周府登門拜訪。兩人重逢,周生見老朋友仙風道骨,喜不自禁,笑問:「賢弟這些年去了哪裡,害我好找。」

成生笑道:「閒雲野鶴,居無定所,今日相會,得見大哥身體清健如昔,可喜可賀。」

周生擺酒設宴,說道:「賢弟既已歸來,以後當安分守己,身上這副道袍,也該脫下來啦。」

成生微笑不語。周生急道:「賢弟,切不可再犯糊塗。你乃有家有室之人,如何不念舊情,棄妻兒如敝屣?」

成生笑道:「大哥這話不對。此乃眾人棄我,非我棄眾人也。」

周生見他不聽勸講,也就不再言語,岔開話題,問道:「這些年賢弟在哪求道?」

成生道:「嶗山上清宮。」

飯畢,天色昏暗,兩人抵足而睡。周生睡到半夜,夢中察覺成生**壓住自己胸口,呼吸困難,忙問道「你在搞什麼名堂?」成生並不回答。

俄爾夢醒,回顧臥室,四周杳然寂靜,成生不知何時,渺然遁去矣。揉了揉眼睛,凝神一瞧,自己明明睡在床鋪外側,此刻竟然翻到內側,可是那裡應該是成生睡覺的地方啊。忍不住自言自語「昨晚並沒喝醉,這鬧的是哪一出?」

拿過鏡子一照,自己面容大改,竟爾變成成生模樣,叫道:「哎呀,成生在此,我卻又在哪?」皺眉思索,終於明白原委:這肯定是成生搗鬼,他一心想我隨他出家修仙,才用幻術戲弄,無非是欲逼得我走投無路。

想通此節,哈哈一笑,走進臥室去找妻子商量對策,但由於自己相貌已變,妻子根本不讓他進屋。

無奈下只得騎馬前往嶗山,尋找成生解除幻術。這一日來到嶗山腳下,路遇一道人,跟他打探消息「道長,聽說過成生此人嗎?」

道士笑道:「似乎聽說過,他好像在上清宮修行。」

再過一陣,又路遇一昔日同窗,那人上前打招呼:「成兄,多日不見,聽說你登山拜道求仙,怎麼依然遊戲紅塵?」

周生忙道:「李兄,你認錯人了。我是你老朋友周生啊。」說著將親身遭遇簡略提及。那人笑道:「原來如此,對了周兄,你怎麼來到嶗山?」

周生道:「我找成生啊,你見過他嗎?」

那人道:「嗯,聽你這麼一講,我記起來了。剛才有一人變作周兄模樣,上山而去,想必就是成生。他剛離去不久,應該追得上。」

周生趕緊道謝,二話不說,急忙上山追趕。走了一段路程,見一小道童坐於路旁,上前問話「童兒,見過成生道長嗎?」

道童笑道:「成道長,那是我師父。你要找他是不是,跟我來吧。」當先領路,大踏步急轉而行,卻是下山,並非前往上清宮。

如此不停奔走,所過處道路崎嶇,連走了三天,來到一處地方,其時已是初冬,天氣漸漸寒冷,此地卻是百花齊放,撲鼻儘是花香。童兒將周生引入一間大殿,成生出來迎接,擺上酒宴,席間飛禽走獸環伺在側,膽子都很大,也不畏懼生人,時不時輕輕鳴叫,聲如樂曲,悠揚動聽,偶爾間還跳到桌上遊玩。

周生心中暗暗驚訝,但仍是留戀紅塵,不願久待。飲完酒,殿中大地上有兩個蒲團,成生請周生在蒲團坐下,一直坐到二更天,萬籟俱寂,周生漸覺疲睏,打了一個盹,迷迷糊糊中隱約覺得自己跟成生調換了身軀,醒來時在下巴上一摸,鬍鬚數寸,重新恢復了本來容貌。

未幾天亮,周生起身告辭,成生道:「我送大哥回家,請大哥閉上眼睛。」

周生依言閉眼,只聽得成生說道:「我已替大哥打點好行囊,咱們這便啟程吧。」手指一條岔道,道:「此乃捷徑,大哥緊跟在小弟身後,可別走丟了。」兩人踏上岔道,邁步如飛,過了不到半盞茶時間,周府已然遙遙在望。

來到門前,只見府門緊閉,周生邀請成生一同進去,成生不肯,說道:「我在路邊等候,大哥不用管我。」

周生點點頭,伸手去敲大門,卻遲遲沒人回應,成生笑道:「大哥,不用再敲了,嫂夫人此刻正**快樂,哪有功夫搭理你。你從牆壁上穿進去吧。」

周生搖頭道:「牆壁堅硬,怎能穿行?」

成生笑道:「試一試又何妨?」

周生依言試探,只一下,便穿牆而過,進入內院。來到妻子臥室外邊,忽聽得裡面嬌聲細語,喘息呻.吟,忙戳破窗紙,探頭查看,只見妻子王氏赤身**,正與僕人偷情呢。

周生怒不可遏,想要進屋捉姦,又怕勢單力弱,不是姦夫淫婦對手,只得返回門外,請成生幫忙。

成生一口答允,拔劍而出,兩人一同踢開臥室房門,進屋懲凶。

僕人一見利劍,拔腿欲跑,被成生手起劍落,一劍砍下胳膊。周生捉住妻子拷問,這才得知:王氏剛剛過門時便品行不端,暗中早與僕人歡好多次。

周生氣得跺腳,一把奪過長劍,割下妻子頭顱,剖開肚腹,將腸子掛於樹枝。爾後一陣苦笑,與成生揚長離去。

忽聽得一聲雞啼,周生驀然醒轉,身在臥榻,卻是南柯一夢,忙對成生說「無緣無故做噩夢,嚇死我了。」

成生笑道:「夢裡真真真亦幻,是真是假,回去一瞧便知。」說著拿出身旁佩劍,只見劍身上血跡仍在,這又作何解釋?

周生滿腹狐疑,匆忙回歸府邸,成生手指宅門,道:「昨天我不就在此處等你嗎?我眼下還在這裡等你,申時一過,你若不回來,我只好獨自折返。」

周生推門進入家中,只見居室蕭條,一個人影也無,想起弟弟住處就在附近,忙去造訪。弟弟一見周生,哭道:「哥哥,自你離家,昨晚忽來強盜,殺死嫂嫂,剖腹挖腸,手段殘忍。我已經報了案,眼下兇手仍然逍遙法外。」

周生默不作聲,半晌歎氣道:「不用報案了,你嫂嫂紅杏出牆,是被我殺死的。對了,我兒子呢?」

弟弟命乳母將小少爺抱出,周生囑咐道:「這孩子是我跟前妻所生,眼下還不到十歲,我殺死妻子,罪孽不淺,不能再逗留此地,即刻便要離開。孩子就托給二弟照顧了。記住:本本分分做人,凡事多忍耐,我走了。」言畢,大踏步出門而去。

從此後,周生與成生隱居深山,苦煉道法,終於參透生死,修成神仙。

另一方面,周生弟弟撫養小孩,由於為人老實,不擅操持家業,很快就家道沒落,一貧如洗,窮得連吃飯都成問題。

這一天,周生弟弟來到書房,忽然發現桌子上留有一封書信,上面寫著「二弟親啟」四個字。

周先生心中奇怪「難道大哥回來過?」打開信封,只見裡面放著一枚數寸來長的指甲,金光閃爍,十分別緻。

周先生好奇心起,拿起指甲在硯台上輕輕敲擊,忽然間滿屋中金光耀眼,黑色的硯台燦燦生輝,已變成一大塊黃金。

周先生大喜,又找來一塊銅,一塊鐵,依次用指甲敲打,毫無懸念,銅塊鐵塊也立刻變成黃金。

有了這樣一門法寶,周先生很快便富可敵國,他飲水思源,知道指甲乃成、週二人所贈,於是悉心照料二人後代,視如己出。

往後的日子,周府黃金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老百姓紛紛相傳:這家人會點金術。
 

 

 

Author:

必安住電蚊香 
維骨力 Move Free 2 
自然 健康 纖體 - 活力UP網 
轟動日本的硫辛酸 
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 
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 
小甜甜減肥的秘密 
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-3 
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-3
 數位電動按摩棒

Jun. 15, 2018

 淮陽葉生,名字不詳。文章詞賦,冠絕當時,可惜時運不濟,屢次參加科舉,屢次不中。其時關東丁乘鶴奉命來淮陽縣上任,偶見葉生文章,以為非同尋常,大喜之下,召葉生前往府中一敘,一番交談,心中大悅。當即挽留葉生住下,命他努力讀書,暗中出錢資助葉生一家妻小。

不久正值科考,丁乘鶴在學使面前極力保薦葉生,有了這層關係,加上葉生確有真才實學,院試結束,輕鬆奪得第一。

丁乘鶴對葉生期望很高,不久鄉試考完,要來葉生文稿細讀,擊節稱歎,大聲叫好。不料造化弄人,放榜那天卻是鎩羽而歸。

葉生悵然不快,自覺愧對知己,形銷骨立,呆若木偶。丁乘鶴聽聞,好言勸慰,葉生不免感激涕零。兩人約定:待丁乘鶴三年任滿,便帶著葉生北上京都。

葉生自然感動,辭別歸家,閉門不出,只一門心思用功讀書,孰料積勞成疾,反得一場大病,求醫用藥,吃了幾百貼藥方子,半點不見起色。

爾後丁乘鶴因為直言得罪上司,被罷免官職,解任離去,臨別時送了一封書信給葉生,大致意思是說:「愚兄不日即將東歸,之所以遲遲不肯動身,全為等待足下。若賢弟朝至,則愚兄夕發矣。」

葉生收到書信,喜極而泣,派人回信「感謝大哥一番厚意,只可惜我疾病纏身,請大哥先走。」丁乘鶴不肯獨離,只耐心等候。

過了數日,葉生忽然登門造訪,丁乘鶴大喜,迎接入府。葉生道:「因為我生病在床,害得大哥久留不歸,實在過意不去。如今我病好了,咱們一起出發吧。」於是整理行囊,返回故里。

在老家的日子,丁乘鶴命兒子拜葉生為師,日夜請教學問。丁公子名再昌,年方十六,天資聰穎,讀書認字,兩三遍即過目不忘,一年後便能落筆成文,加上父親在縣衙打點,很快就進入縣學,做了秀才。

葉生懷才不遇,轉而將全副心思放在丁公子身上,傾盡平生所學,悉心傳授知識。又將以前參加科舉時所擬諸文,一一抄錄,命公子用心記憶。結果鄉試頭場所出七道試題,全在葉生預料之中,丁公子輕而易舉,取得第二名。

這一日,丁乘鶴對葉生道:「先生只略加調教,便使犬子成名。自己反而鬱鬱不得志,以後打算怎麼辦?」

葉生道:「屢試不中,天命也。我雖半生淪落,但能借令郎文章揚眉吐氣,使天下人知我並非無用書生,余願足矣。且有幸結交大哥這位知己,夫復何求?難道非要穿上官袍,謀取功名,才算功成名就?」

丁乘鶴道:「但賢弟寒窗數十載苦讀,豈能功歸一簣?一年一度之歲考不久即將來臨,賢弟宜當速速歸家,莫耽誤了考期。」

葉生搖頭道:「我已心灰意冷,此事以後再說吧。」

丁乘鶴歎了口氣,不再言語,暗中囑咐兒子「待你進京參加會試時,順道去國子監捐些錢財,替老師捐一個監生吧。這樣他便能與你一道,同留在國子監中學習了。」

不久丁公子會試考中進士,進京做官,攜帶葉生一起上任,轉眼過去一年。這一年中,葉生天天待在國子監裡埋頭苦讀,爾後參加順天府鄉試,終於考取舉人。正好遇上丁公子外放南河做典務官,跟老師說「此去上任,治所離淮陽不遠,先生功成名就,正好順途衣錦還鄉。」

葉生欣然答允,選好吉日,騎馬回到老家。只見家中門戶蕭條,心中不免傷感,慢慢推門進入庭院,恰好妻子手拿簸箕外出,一見丈夫面,嚇得簸箕掉落,撒腿就跑。

葉生趕上去詢問「如今我身份顯貴,三四年沒回家,便不認得我了嗎?」

妻子道:「你都死了好幾年,說什麼顯貴?只因家裡貧窮,孩子年紀又小,才將你棺材一直停在大廳中,遲遲沒有埋葬。你既已做鬼,那就不要出來嚇人,最多我發誓,明天就讓你入土為安。」

葉生聞言,惆悵莫名,走入大廳查看,果見靈柩儼然,一聲大叫,撲地而滅,魂魄自去地府報道,只剩下衣服鞋襪遺留在地。

葉生去世後,丁公子為人義氣,主動照料起老師一家妻小,又請先生教授小孩學問,幾年後,葉生兒子長大成人,參加科舉,中了秀才。


 

 

 

Author:

必安住電蚊香 
維骨力 Move Free 2 
自然 健康 纖體 - 活力UP網 
轟動日本的硫辛酸 
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 
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 
小甜甜減肥的秘密 
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-3 
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-3
 數位電動按摩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