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異怪談

Jan. 28, 2018

   濡須口有條大船,船沉在水裡,水小時船就露出來了。

年紀大的人說,那是曹公的船。

經常有打魚的晚上宿在曹公船附近,把自己的船拴在大船上。

夜裡只聽得傳來笙管笛簫的奏樂聲,還不時飄來很重的香氣。

漁人剛睡著,就夢見有人來趕他說:"別靠近官妓!"傳說當年曹公用船載著官妓在江上玩樂,船在這裡翻了,現在那船還在江底呢。
 

鱷魚系列

鱷王系列

必安住系列

整箱商品

捕鼠黏蠅防蹣

恐龍系列

花之鄉系列

超值商品

昆蟲標本

其他商品

私密保養品

情趣玩具

另類情趣用品

Jan. 28, 2018

   衡陽太守王矩到廣州去辦事。

走到長沙時,看見一個一丈多高的人,穿著白布單衣,拿著奏事笏板站在河岸上喊:“王矩,你小子到我這兒來!

“王矩一看笏板上面寫著杜靈之召見他,就進船去和杜靈之見面,互道別後的思念之情。

王矩問道:“你是京城人,什麼時候出發的?”杜靈之說,“我早晨出發的。”王矩非常奇怪地又問,杜靈之才說:“我是從天上的京城來的,我是鬼,奉命特地來見你的。“王矩嚇壞了。

這時杜靈之讓人拿來紙筆寫了些字,又說:“你一定不認識天上的字。”就又重寫。

寫完後卷起來,向王矩要了個箱子裝起來,把箱子封好交給王矩後說:“你現在不要看,到了廣州後就可以看了。”

王矩到了廣州,幾個月來又憂愁又煩悶,就打開箱子拿出那張紙看,見上面寫著“陰司召王矩任左司命主簿”。王矩十分惱怒窩囊,就此得病死去。
 

鱷魚系列

鱷王系列

必安住系列

整箱商品

Jan. 28, 2018

   有位道士竺法師,和北中郎王恆之是非常好的朋友。

兩個人在一起議論生死,罪福,因果報應等等事情,常常弄不清楚。

於是兩人互相約定:如果誰先死以後必須告訴沒死的那一個。

後來王恆之在廟裡忽然看見竺法師來對他說:“我已經在某月某日去世了。

我倆生前議論過的罪福,報應都是有的,底的確影響著人的生前和死後。

只希望施主今後好好修身積德。這樣死後就可以升到神仙界了。

因為生前和你有約,先死的要向生者通告,所以特來告訴你。“說完就立刻不見了。
 

鱷魚系列

鱷王系列

必安住系列

整箱商品

捕鼠黏蠅防蹣

恐龍系列

花之鄉系列

超值商品

昆蟲標本

其他商品

私密保養品

情趣玩具

另類情趣用品

Jan. 28, 2018

   義熙初年,南平國的蠻兵們來到始蘇時,就有鬼跟著他們來了。

這些鬼叫聲又細又長,有時在房檐上呆著,有時又趴在樹上。

如果有人向鬼求問吉凶,鬼就先要一個琵琶,邊彈邊講。當時卻倚是府裡的長史,就問鬼自己還能不能升官。

鬼說:“你不久會奉命出使的。”果然不久就被派到南蠻去當校尉,成了予為國的郎中,統領著那一方土地人民。

當時荊州人說卻倚的官是老鼠給成全的,把卻倚稱作“鬼侯”。
 

鱷魚系列

鱷王系列

必安住系列

整箱商品

捕鼠黏蠅防蹣

恐龍系列

花之鄉系列

超值商品

昆蟲標本

其他商品

私密保養品

情趣玩具

另類情趣用品

Jan. 28, 2018

   宋時永初年間,甄法崇在江陵當縣令,為政清正嚴明。

當時南平人繆士是江安縣令,死在任上。

一年後,有一天甄法崇正在縣衙大廳上,忽然看見一個人從門外進來說:“繆士特來拜訪。”甄法崇知道繆士已經死了,就問:“你怎麼這樣消瘦啊?“繆士說:”我活著的時候,所作的好事不如壞事多,受罪罰之苦,又加上不斷地抄寫,才這樣消瘦“。


又說:“貴縣屬下有個某甲,生前欠我一千多石米,因為沒寫契約,現在他硬是賴賬不還。

現在害得我兒子窮得快餓死了,請您嚴肅處理這件事“甄法崇說:”你可以寫個狀子,我給你辦“繆士說:”我沒有帶紙,而且也不會寫字了“。

甄法宗就叫手下人取來紙筆,由繆士口授,說得清清楚楚,為他代寫了一張狀子。

寫完後,繆士拜謝後走了。甄法崇就查問繆士的家人,家人說確有某甲欠一千石米硬不還的事。

於是就把某甲抓來,一審問,某甲十分害怕,立刻如數把米還給了繆士家。
 

鱷魚系列

鱷王系列

必安住系列

整箱商品

捕鼠黏蠅防蹣

恐龍系列

花之鄉系列

超值商品

昆蟲標本

其他商品

私密保養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