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異怪談

May. 12, 2019

   廣平縣馮翁生有一子,字相如,父子二人都是秀才,馮翁年近六旬,性格耿直,家中貧寒,數年之間,發妻與兒媳相繼病逝,家務活均由自己操勞。

這一夜,相如靜坐月下,忽見東鄰少女自牆上窺視,凝目一瞧,女子容貌秀麗,臉露微笑,相如向她招手,女子不來亦不去。再三請求,少女才攀爬木梯,翻入牆內兩人同床共寢,問其姓名,少女道:「。我是鄰家少女,名叫紅玉」相如對她很是愛慕,兩人定下盟約,永不相負。

自此後,女子夜夜往來,歡好半年,馮翁夜起外出,聽到兒子房中傳出女子笑聲,大怒,罵道:「畜生,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家道落寞,不思刻苦奮發,竟然做出淫。盪苟且之事,若被人發現,品德名聲喪盡。日日縱慾,你不要小命了?」

相如聞言知錯,跪地懺悔,馮翁餘怒未消,斥責紅玉:「身為女子不守婦道,自甘墮落,又跑來帶壞旁人倘若東窗事發,你我兩家具都蒙羞」罵了一陣,憤然歸寢。

紅玉流涕道:「公子父親罵得對,是我不好你我二人緣分已盡」相如道:「父親在,我不敢自作主張,姑娘如果有情,請暫且忍耐」紅玉言辭決絕,說道:。「我與公子並無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擅自親暱,如何能夠白頭到老此處有一佳偶,可以聘娶為妻」相如嘆氣道:。「在下一貧如洗,誰肯嫁我」紅玉道:「明晚再來相會,我替公子想辦法」。

次夜女子果然前來,拿出四十兩黃金贈予相如,說道:「此去六十裡,吳村有一位衛小姐,年方十八,父母待價而沽,一直沒有出嫁公子。上門拜訪,許以重利,必能鸞鳳和諧」言畢辭去。

相如入屋與父親商量娶妻一事,馮翁道:「男大當婚沒有錯,奈何沒錢衛老漢為人貪財,並不好相與」相如道:「姑且試試 」馮翁點了點頭,不再言語。

相如借來車馬,僱了幾名僕人,獨自去面見衛老漢。兩人坐下交談,衛老漢見相如儀表不凡,心中滿意,又得知他祖上乃世家望族,更是欣喜,唯一擔心的就是相如彩禮不夠豐厚

相如聽他詞意吞吐,心中會意,傾盡囊中所有,將四十兩黃金悉數倒在桌上,衛老漢這才眉開眼笑,當下寫好婚書,兩家定下婚期。相如進屋拜見未來岳母,發覺居室簡陋,衛小姐躲在母親背後偷偷打量自己,雖是荊釵布裙,但神情光艷,容顏齊整,心中竊喜。

衛老漢挽留相如住了一晚,說道:「。公子無須迎親,待老漢備齊嫁妝,親自送女兒門」相如點了點頭,告辭離去,回家後瞞著父親,說道「衛老漢通情達理,並非見錢眼開之人,已答應將女兒許配給我。」馮翁聞言喜不自禁。

到了婚期那天,衛老漢果然護送女兒前來。成婚後,衛小姐勤儉持家,為人孝順,夫妻兩 瑟和諧,相敬如賓。過了兩年,衛小姐生下一名男嬰,取名福兒。不久後清明節,夫妻兩抱著兒子上山祭祖,路遇官紳宋老爺。宋老爺官至禦史,人品低劣,一見衛小姐美貌,當即起了佔有之意,派人打聽相如夫妻訊息,心想「馮相如一屆落魄書生,我以金錢賄賂,必能抱得美人歸。」於是上門造訪,申明來意。

相如聞言,怒形於色,心想「姓宋的財大勢大,不可跟他硬碰,眼下可該怎麼辦?」沉吟一陣,敷衍道:「事關重大,我一時做不了主你給我三天時間考慮,三天後,再給你回复」心中打定主意「為今之計,只有舉家避難,從此隱居山林」。

宋老爺搖頭笑道: 「我只能給你一炷香時間,是取是舍,一言而決,何必婆婆媽媽?」

相如強忍怒氣:「。既如此,容我入屋與父親商議商議」匆匆離席,返回內室,與馮翁商量對策,馮翁咬牙切 道:「姓宋的欺人太甚,哼,讓我去會一會他。」急奔而出,怒視宋老爺,指天畫地,詬罵萬端。

宋老爺怒氣勃發,手一揮,府中打手一擁而上,將馮翁父子按倒在地,一頓拳打腳踢,兩人傷殘呻吟,不住哀嚎。衛小姐聽聞動靜,抱著孩子出來查看,卻被眾打手強行擒拿,擄掠而去。爭鬥中小孩跌落在地,呱呱啼哭。幸虧鄰居好心救治,一家老小才僥倖存活。

相如年輕體壯,休養了幾天便能拄杖行走,馮翁卻是忿忿不食,嘔血而死。

相如悲痛莫名,寫好狀紙擊鼓鳴冤,告到公堂,但官惡勾結,結果不問可知。衛小姐被宋老爺霸占,不堪羞辱,自盡而亡相。如聞訊,冤塞胸臆,無路可伸。每每尋思要路刺殺宋,又擔心他護從繁多,難以成功,再者嬰兒需要撫養,也不能就這麼白白犧牲。唯有日夜哀思,輾轉難眠。

這一日在家自傷自憐,忽有男子上門弔唁,其人虯髯闊臉,素不相識,問他來歷,那人道:「君有殺父之仇,奪妻之恨,難道不想報仇 」相如疑心他是宋老爺爪牙,不敢推心置腹,只是含糊回應那人大怒,目眥欲裂,忿忿而出,口中道:「我以為你是君子,不想卻是貪生怕死之徒,足下所作所為,令人不齒。」

相如見他神情不似作偽,這才坦言求助「好漢不要走。在下臥薪嘗膽,之所以忍辱偷生,皆因放不下襁褓中嬰兒。我知你是義士,能否為我照料獨子我這就去找姓宋的拼命」

那人道:「養育嬰兒,此乃婦人之事,非我所能公子一心託孤,大可不必,孩子你自己照顧,至於報仇一事,交給我好了」。

相如感激涕零,磕頭如搗蒜,那人任由他跪著,看也不看一眼,告辭疾行相如追出去詢問姓名,那人道:「事若不濟,不想听你抱怨;?大事若成,你也不用感激所以何必知道我名字」

。那人去後,相如心想「不論事情成功與否,我都難免遭受連累還是三十六計,走 上。」想到此處,抱子逃離。

是夜,宋家一門熟睡府邸,有人越牆而入,殺宋老爺父子三人,並帶一媳一婢。宋家將命案告到縣衙,縣令大駭,心想「宋御史與馮相如素來有仇,兇手一定是他。」當即發下文書,捉拿相如歸案。恰好相如帶子遠遁,不知所踪,縣令愈發篤定猜測,命令眾衙役搜山尋海,一定要擒獲元兇,搜至南山,忽聞嬰兒啼哭,頓時發現相如藏身之地,鐵鍊加身,連拖帶拽,押他回去覆命。至於那名小孩,直接拋棄荒野。相如見狀,冤。憤欲絕回去面見縣令,官老爺問「為什麼殺人?」相如道:「。?冤枉某以夜死,我以晝出,且懷抱嬰孩,能夠如何翻牆殺人」

縣令道:「不殺人,為什麼要逃?」相如詞窮,不能辯解縣令下令將他收監,相如哭道:「?我死不足惜,孤兒但為什麼何罪要將他殘忍丟棄」

縣英文令道:「你殺死宋御史兒子,我殺你兒子抵命,有何抱怨?」相如默默不語。身處監獄,受盡百般酷刑,但始終不肯承認殺人。

這一晚縣令夜臥書齋,忽然間叮地一聲響,似乎被什麼利器刺中衣服,振振有聲,大懼而號,舉家驚起,點亮燈燭視察,只見床上插著一柄明晃晃尖刀,入木數寸,牢不可拔,縣令見狀,魂飛魄散,嚇出一聲冷汗,思忖:?。?這是誰想殺我四面搜尋,不見人影心中忐忑,尋思「難道馮相如含冤入獄,有人替他打抱不平嗯,反正宋御史已經死掉,不如賣個順水人情,饒馮相如一命好了。」於是開牢釋放囚犯,打發馮相如走路。

馮相如回到家中,室內無米,孤影對四壁,淒淒涼涼。多虧鄰居接濟,才得以艱難度日。念大仇已報,心中快慰;思慘遭橫禍,幾乎滅門,潸然淚落又想起半生貧寒,香火斷絕,常於無人處失聲痛哭,不能自已如此過去半年,兇殺案風波平息,相如跟官府索回妻子遺骨,重新安葬,悲傷欲死,輾轉空床,意圖輕生。

正一心尋死,忽然間屋外傳來敲門聲,凝神傾聽,門外響起噥噥細語,夾雜著小兒哼啼,急忙起身窺視,似乎是一名女子,顫顫兢兢打開房門,那女子說道:「公子大冤昭雪,身體無恙,可喜可賀。」聲音熟悉,倉促間卻又想不起是誰燭光下睜眼細瞧,原來是紅玉,手中挽著一名小兒,嬉笑胯下。

乍見故人,馮相如緊緊抱住紅玉,失聲痛哭,沒顧得上詢問孩子來歷,紅玉陪著他傷感,善言安慰半晌後將他輕輕推開,手指小孩,說道:「這是你兒子,還記得他嗎」?

馮相如喜出望外,目光灼灼盯著孩子打量,見他眉目如畫,與自己少年時容貌酷似,笑道:?「福兒,真的是你你還活著是紅玉阿姨救了你,對不對」?

紅玉點頭承認,說道:「實話告訴公子,我並非什麼鄰家少女,其實是狐妖有一晚我在山谷中修煉,聽到福兒在草叢中哭泣,於 抱養了他。如今公子脫難,特地帶福兒來與你一家團聚。」馮相如揮淚拜謝,那孩子靠在紅玉懷中,態度親密,顯然將她當做了生母,但年紀幼小,往事遺忘,不再認得親生父親。

天未明,紅玉站起身來,說道:「我要走了。」馮相如跪倒床頭,泣不成聲紅玉笑道:。「我跟你開玩笑呢如今家道新創,非夙。興夜寐不足以振興我不會扔下公子不管」捲起袖子,自去廚房準備早餐馮相如擔心家貧不能自給,紅玉笑道:「公子只管發奮讀書,家務事交給我料理。你放心,不會讓你餓死的。」拿出隨身金銀首飾,租下數十畝耕田,僱傭耕作。又除草種菜,修房補瓦,日以為常。鄰居鄉里聽說紅玉賢惠,時不時過來竄門,幫忙幹些農活。

如此過了半年,家中人煙騰茂,日子越來越好馮相如感激不已,說道:。「劫後餘生,全賴娘子白手起家但有 事仍未安妥,不知如何是好?」紅玉笑問「是什麼事?說來聽聽。」

馮相如道:「考期將臨,但我秀才身份仍未恢復。」紅玉笑道:「前日我送了四兩黃金給學官,公子已复名在案,此事不用擔心如果等你開口,早就誤事了。」馮相如連連致謝。

不久後馮相如科舉題名,考中舉人,時年三十六,家道殷富,良田連綿,居室寬敞。紅玉身軀嬝娜,似乎一陣風便能將她刮走,但操作家務,累活重活一手包辦,游刃有餘。即使在數九寒冬,雙手仍是滑膩如玉,自言二十八歲,觀其容貌,卻不過二十出頭。
 

書名:紅玉
作者: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

Mar. 2, 2019

宋文帝時,天水人梁清,家住京城新亭。

臘月祭神前,他讓女僕在廚房作上供的飯菜。

忽然空中有個東西用棒子打女僕,女僕跑去告訴梁清。

梁清到廚房看,只見鍋碗餐具自己移動,吃的喝的都盛在碗盤裡擺在桌上,並聽到吃喝的聲音。

梁清就說:"何必不現出形來呢?"鬼就現了形,戴著頭巾,穿著有褶的黑皮褲子。

鬼說:"我是京城人,死後到處遊蕩。聽說你喜歡結交讀書人,特地來拜訪你。"梁清就和鬼一起坐在地上,擺上酒菜和鬼共飲。

鬼說:"我知道你家有祭神的事。"梁清想到某郡活動個官當,就請教鬼。

鬼說:"你的謀劃一定能成功,某月某日你就會得到郡裡的任命。"到了鬼說的那個日子,梁清果然被郡裡任命了。

鬼說:"此郡很是輕閒自在,我也願意與你同往。"梁清說很好。後來梁清坐船到石頭城,船停著等了五天,鬼沒有來。

梁清又改走旱路,到了彭城,鬼才來。

鬼和梁清一塊在郡裡待了好幾年,後來梁清回到京城,鬼也跟他一同回京了。




 

鱷魚系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

Feb. 28, 2019

   李林甫的宅子裡,也屢次發生妖怪。

那南北兩邊的溝中,有火光發出,時或還有小孩拿著火把出出入入。

李林甫討厭這種現象,奏請皇帝,在那裡建起嘉猷觀。

李林甫將病倒的時候,早晨起來將要上朝,命人把書囊取來,這是平常必有的事項。

他忽然覺得書囊很重。

侍從打開書囊一看,就有兩隻老鼠跑出來。

把老鼠扔到地上,立刻變成狗。兩隻狗都是蒼色的,又壯又大,張牙瞪眼,仰視著李林甫。

李林甫讓人用箭射它們,發出很響的聲來,狗的形體便消失了。

李林甫討厭這件事,稱病不上朝。那天他就病了。

沒過一個月他就死了。
又 平康坊南街的廢蠻院,就是李林甫的舊宅第。

李林甫在正堂的後面另造一堂,結構是彎彎曲曲的,有彎月的形狀,名叫"偃月堂",土木建築華美,雕刻精巧,當時是世上無雙的。

李林甫每次要破滅人家的時候,就進到偃月堂,精思熟慮,喜悅地走出來。

那一家便不存在了。

等到李林甫要衰敗的時候,他在堂上看到一個像人的東西,遍身長毛,毛就像豬毛那樣立著,身子蹲踞著,腳爪鉤曲著,三尺多高,並且用手來抓撓李林甫,目光如電怒視著他。

李林甫連聲喝喊呵叱它,它動也不動。

他急忙讓人用箭射它。它笑著跳到前堂去,堂中的一位婢女,與它相遇而暴死。

它經過馬廄,廄中的好馬也死了。

不到一個月,李林甫就敗落了。


 

Author :痞客邦

鱷魚系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

Feb. 28, 2019

   上元末年,又有一家姓李的,不相信太歲。挖地,挖出來一塊肉。

民間傳說,得到太歲的,打它幾百鞭子,就能免除禍患。

李氏打了它九十多鞭子,它忽然騰空而起,於是就不知哪兒去了。

李氏家有七十二口人,差不多死光了,只有小蒯公還活著。

李氏兄弟怕他家死絕了,夜間,讓奴僕全穿上鬼的衣服,把小蒯藏起來。只有這個兒子活下來了。

他後來世襲封為蒯公。
又寧州有一個人,也挖到了太歲,大小象寫字的方板,樣子像赤菌,有幾千隻眼睛。

他家不認識,把它移到大道上,四處向認識的人打聽。

有一位胡僧吃驚地說:“這是太歲,應該趕快埋起來”那人急忙把太歲送回原處。

一年之後,這一家幾乎死光了。

 

作者:痞客邦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

Feb. 28, 2019

   唐朝建中三年,前楊府功曹王訴,從冬季調到京城選官,一直到來年四月也杳無音信。

他的妻子,扶風人竇氏,非常憂慮。他有兩個女兒,都是傾國的美色。

忽然聽到門外有一個以占卜為生的女巫包九娘從這條巷子路過。人們都推舉她占卜的事情很準。

於是就請她進來占卜。包九娘把香,水等準備完畢,頃刻間聽到空中有一個人降下來。

包九娘說:“三郎來給夫人看看,王功曹到底有什麼事又沒有音信,什麼時候才能回來?”包九娘說完,三郎就離去了。

幾刻之後,三郎又宛轉地從空中降下來,到包九娘的喉嚨中說:“娘子用什麼東西報答我你丈夫很平安地回來了?

他現在在西市的絹行裡作買賣賺錢,一共有四個人長期結伴而行。

因為他在選場上考試的時候帶進書策,被人告發,所以沒有選上官。

他的書策藏在行李中,上面有其私下所書文字。“五月二十三日天剛亮,王訴忽然回到家中。竇氏非常高興。

他坐定之後,妻子便問他為什麼帶進書策,使選官的事情沒有辦成。

又問他某月某日是不是在西市掙錢,是不是共有四個人長期結伴而行。

王訴自然因為自己沒給妻子寫信,妻子卻知道得如此詳細而愕然驚異。

妻於是說出了女巫占卜的事。

王訴立即讓妻子把女巫找來。

女巫說:"不要愁,來年你一定能得一個好官職。

今天西北方向上有人牽著兩條水牛來,有腳病,你可以不講價把它買下來,十天半月就可以獲取幾倍的利。"到時候,果然有人牽著瘸牛路過。

王訴就用四千錢買下了。

經過六七天,牛變得非常肥壯,腳也不瘸了。

同鄉一戶以推磨為業的人家,兩頭牛突然死了,一直沒買到牛,於是就花十五千錢買王朔的兩頭牛。

當初王訴的宅第在慶雲寺以西,女巫忽然對他說:"你應該趕快把這所宅子賣了!"王訴把宅子賣了十五萬錢。

女巫又讓他在河東租賃了一處宅子。

然後用積攢了一年的錢買竹子,編粗籠子。

編的都是能裝五六斗的籠子。編完就積攢起來,積了無數。

第二年春,連帥陳少游,提議築廣陵城,佔取了王訴的舊居,只給了半價。

又編籠運土,每個籠三十文。王訴一共得錢七八萬。

這才在河東買宅第。

一天,神巫沒有跟包九娘一起而自己來了,說:"我姓孫,名叫思兒,寄住在巴陵,欠包九娘的錢,現在已經還清,和她告別回去,所以來辭行。"神巫歎息半天,卻見不到他的身形。

竇氏對他多次出謀幫助很感激,對他說:"你為什麼不暫且住下?要不然,我把你當兒子養著,可以嗎?"思兒說:"娘子既然答應了,我還有什麼可愁的!您可以為我做一個小紙屋,放在屋簷下,每當吃飯的時候,少給一點吃的就行了。"竇氏照他的話做了。

一個多月之後,趕上秋風飄雨,思兒夜里長歎。竇氏就說:"我和你是母子,為什麼分裡外!要不,你到我床頭櫃上來住,可以嗎?"思兒又很高興,當天晚上就搬進來住了。

於是就拜問兩位姊妹。

見不到他的身形,只能聽到他的聲音。

王訴的大女兒喜歡開玩笑,便對他說:"我給你找一個新媳婦!"當時就用紙畫了一位女子,以及布帛彩綢什麼的。

思兒說:“請按小姐的裝束來畫。”女兒也玩笑道:“就照你說的辦。”夜裡便聽到他與新婦說笑相對。

畫上女子立即就說:“新媳婦參見二位小姑!”王訴的一位堂妹嫁給了姓韓的,住在南堰,最近生了孩子。

兩個女兒為孩子做了繡鞋,想要送去,就讓婢女把鞋包起來。思兒就笑。兩個女兒問他笑什麼。

思兒回答說:“新生的孩子一隻腳腫脹,很難穿繡鞋。”竇氏開始討厭他了,他已經知道了。

又過了幾天,就告辭,說:“我暫時回巴陵去。

蒙二位姐姐給我娶了新媳婦,就想要把她一塊帶回去,希望能讓人給我做一條小船,長二尺左右。

請讓兩位姐姐監督帶著香火,把我送到揚子江。

有這樣的榮幸,我也就足了。“竇氏答應了他的請求。

兩個女兒又給了他一幅絹,畫上他們夫妻相對。思兒穿著綠衣服,拿著板具,在小船上拜別。

從他離去,兩個女兒都像精神欠佳似的。

二年後,大女兒嫁給表兄,成親大禮的那天夜裡,死在帳子門前。

用燭一照,她的臉色就像黃葉一般。小女兒嫁給張初。剛嫁過去,也像她的姐姐那樣死掉了。

王訴死在山陽郡司馬的任期內。



 

作者:痞客邦

系鱷魚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